常保立:从唐画宋摹本中说天宝隐去的盛唐旧事
作者:常保立
上传时间:2021-01-19 10:19:00
浏览量:2588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真在内者,神动于外。

环顾中庭,秒视左右,拂去了眼前的尘世,流光飞逝正著溢彩。瞧这小眼神儿,够精的了,时彼一刻,又在警惕中隐去了什么,此,应该是宋人绰影目见中的聂隐娘了。

66dd71b4258a4b789d50278e520c39c5.jpg

[唐]阎立本《北齐校书图》(局部)

尺札约卷,辑册简单。

那几日,我正整饬着故宫摹画数十年的笔记,有学生来,说请老师看场《聂隐娘》,行匆就范,忙里偷闲,我跟着年轻人凑了回热闹。

大白天儿日头正足,猛入黑咕隆咚晚也不晚,以初始若暗,兹渐透渐明,好一会儿也散瞳再聚。有早阳东向,见晨曦再起,暖光自滋逆透,正廓出草棚外拴着的耷拉着两对大耳的两只蹇驴,耳摩长嘶裂彼时空,呵气迷朦,远嗅且闻昔烟火气,尚能引人越时穿旧往。兴满十分便会逐欲次退,于演义旋觉不类中,我已经开始走神儿入出了。在那个可以想见的,西来东渐,关中评话走天下的隋唐日月里,从安西到帝都东望千里的漫漫长安路。路人毡笠,古道尘纷,偶尔加杂着几句“额还好”,“哦好至哩” 的昔天水旧日秦音,星披晓夜,月高声稀人渐远。

演义中的聂隐娘正是出生在这盛世转向离乱的中晚唐。

唐代离开我们已经有一千多年, 谁也看不到了。但唐画的宋摹本尚在,真丝纨练中往士人的笔画烟墨里就正端隐着时往真绪,惟以真力从中推及瞬能发现,可略知彼唐世社会状态一二。人伦纲纪,史照丹青。为什么宋画可信呢?在显明君文的左图右史时代,身为大内画直的古画人为宝宜子孙几以史官供奉的状态,因忧患虔诚刊书,以阙疑动心作画,只为忌怕那失却岁久于后的记忆。西山日 落,东山月出,不意中一辈子过完, 才知道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

人无百岁之寿,却有千岁之信。 秋毫砥砺,立锋入纸,千年古人的文字图画是可信的,中奥秘之古厚,在材质,在水法,更在用笔丝丝入扣笔墨锋取正义时的无我担当。华光内耀,力量神采,锋颖涩入润出的背后,有着彼时物候世风的极大内蕴至藏,勾沉沈静,唐世风釆在宋画里其实都有。

大量的两晋至五代的经典图绘是以“下真跡一等”的高笔,由宋人摹本模搨传下来的。史记真传,以易 朽之材的尺素寸楮,卷中一旦垛上了士人漆烟骤聚的笔墨,“用笔千古不易”竟不让立鼎树碑时炉锤斫铳中的铁铸石勒,能用笔千古不易之人,更是千古之不易。度人先度己,以度化人伦之笔,己正笔时笔先正了己。在消金殒玉的历史长河中,几能于万古而不磨,第传庋藏的其实是世代内府模搨官们历史承继中孜孜无怠的史官精神。

“屏风周昉画纤腰,岁久丹青色未销,斜倚玉窗鸾发女,浮尘尤自妒妖娆。”杜牧这一句一下子把我们拉回了比他还要早的盛唐,纤者适转非曰腰身弱细,轻盈风动正宜暑月明衣。观风似面,听辞如泣,读杜牧说周昉,以晚唐溯盛唐,丹朱日沈,绯红更隐,岁洗流色再叙从容的《簪花仕女图》中,开卷:我们一眼看到的大红石榴裙,是朱砂沉净后漂飞入沈漉真丝的顶上朱磦水色传统中国红。

dcbd526a683c40a2b2c5ce4cc0e5d056.jpg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深青乱紫,紫极碧绿,大绿多是古画中的绢后入粉托色,正面一般不用,而是以二三四绿或砂绿, 减弱色度入縑柔和且藉以养眼。一二三四五,紫绯丹朱赤,六七赭绿一大片里,观《韩熙载夜宴图》中,品级制度以内,无论文武散官职事位阶本品是何等的官人,交梭双钏委貌玄端的朝服襕衫多么威仪正襟,无论才人命妇还是掌籍典乐及侍从茱萸女,仕女的襦裙披帛绣罗饰带身裹多么光鲜亮丽,都要藉水调入一些粉质,女者素面施朱缚粉之外,古士人画衣裳尝以褪色逐彩入卷视之为“以 减为增”。渔樵牧竖的布坎麻衣,市井凡夫的短打裋褐,但凡目遇柔和几近可抚的色泽时,通常有感本色中老带有点淡淡暖暖的浅褐,要是画面稍有空青的时候,总有搀了些忧忧恤恤苦绿的感觉,似有蓝中入粉略加点灰的朦胧以免贼蓝,这难道是罩上了漆菇汁吗?画中以水赋漫粉沈入泛起升腾交穿的色阶次第,会因色相的渐变偏迁干湿增显几至蓝中色略呈紫。绯袍朱丹,久视相向后的匪青匪翠瞬时会转现匪红匪赤,青衿蓝靛,两两互相后的纯硃纯丹转现刹那间又何尝不是水绿如蓝,在这个一眼互相,举目相互之际,开卷驻神,转色定睛处,中著便是吾土中州千年图绘史上之大色丹青。

aa35f6f8fd054bbd89bfd3e136596882.jpg

[五代•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05a349c80eaa428b8b5a10a7ce3ad372.jpg

[五代•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转色”在视觉差中的美中之至美,至今仍应用在美术中的审美。

时光转色,色转时空,黄色时光耐不住,日久易隐入同色微醺的透明真丝内随之以粉没彩附捻。故宫南薰殿旧藏《唐太宗像》,乾清宫昔宝《张果见明皇图》里,用栀子汁漉成的明黄以相承为正统,从那时起早就惟皇室专用了。

f1ca03fe99d149c6b2e4e31faf758e5f.jpg

[元]任仁发《张果见明皇图》(局部)

说大唐时代是奔放绚烂的社会,其实,以华夏共认聚散中州的吾土族群本性生来还是含蓄内敛的。

外张风韵,内化丰满。以观文籍色,蕴蔚时风之《簪花仕女图》里,足张我大唐纤腰硕女雍容风釆的绞缬扎染六凝宝相团花,在缚绳缀夹之六聚收蓄至极后,一旦洒脱于布㠭斑散,竟是如此的热烈放奔;平缝打结,回针抢绣的缠枝唐草,水缩紧掖的隐综沉经藏色渍纬极其时,稍加松络铺展飞丝处似放还收,又是这般的羞涩闭月。盛行三百年间的天香曳地朱色大红石榴裙,在史上千载春秋时 空流域里,于流波迴湍中端隐,向我们隐现着时彼溢远的九州风尚一朝流美。汉服出海,放之四夷影响尤以四海无虞。看东瀛今回流之模仿唐风和装,实实沾了我泱泱华夏端严至美大国之光。

fe03a771b46d4ccb9b1f39fd6cd8abd1.jpg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师张萱之意,弟景玄之跡,衣簇高髻转眼间却又如焱风散,腾挪辗转,尚取时风正在于时彼生活中的目识心记,唐诗上听的是一千二百年前事,屏风上闻的是杜牧如何论周昉,盛世逢时,时画人裹锋笔著处再看大唐硕女是如何等闲竞纤腰。

907f5b266711488598de37106f5bcce7.jpg

[宋]赵佶摹[唐]张萱《捣练图》(局部)

ae9a998c10dc40d6bae36263f38ad60c.jpg

[宋]赵佶摹[唐]张萱《捣练图》(局部)

齐纨吴练《捣练图》,石臼中的入粉槌丝,可以时察坊间仕女怎样练绢去胶绰色,青红粉绿,赤赭丹黄, 以合身服贴,和曲线衣裳,丝线柔肤中的暖色微醺几至醉人,若流觞如诗赋以宛然一地风情五朝。仰菩萨之低眉,奉璎珞以当礼,俯信女之高奉,呈合十以再拜,丹青写照端严处,世事人伦,从而形成了雍容华贵曲眉丰颊的开元天宝水月之体。以盛世罗织锦绣竟放衣裳,开元纪年,天宝纪载,时开世间开宝之中土大唐气度。

自有汉曲裾深衣,被体深邃;兹逢唐罗衫垂露,半透盈丰。

襕衫之儒,襦裙之美。古人制衣,举逸成件,风雅称颂处,惟挖褃最难,难在量体裁衣,随形随机 时的随人随遇,袖根、领口、收腰处因人而异,弹性掌握随之随即。带有随势设计之布用的剪刀铺㠭对裁后,紧接就是贴窍领边袖口下摆前后,以 人之肩丰凹凸伏之隆起而起伏,又要考虑因彼时布机幅窄,佳衣以对中拼缝伏贴入形随影。古之,宽袍大袖惟领口、袖根、身腰收之要处,恰到好 处,才叫合身。要知乃服衣裳,须问裁剪缝纫衣服之人,要识“领袖”二字,关键正在领袖于腰身处的引领之杀褃时分。褃者,节也,褃节关键部位的节度,使衣者随之适体自然也。

庶民麻衣,显贵绫罗都一样,只是材料不同而用工于功用等同。读画之人若有情,看笔画入出之际,竟能恍惚,不能自己,仿佛见古织女匹练穿梭,日机夜继,又若画中有往士人濡毫笔墨,展卷离披,如女织于织机丝纺罗布交织经纬,唧唧复唧唧。

三花饰尚,坐骑轻肥的后面, 我们看到的是盛世天闲七十二万匹。《虢国夫人游春图》卷不同于《唐人游骑图》中,士人四角两系上束约发的软巾水裹幞头,已化衍为筋条撑翅的乌纱半透两系冠状幞头,因为薄纱透着里面的乌发,所以画人外点油烟内施无胶松墨,由内而外,项后再垂两系乌黑色之飘逸,悠悠然玄极由生度世风雅。上行下效,因缘风起,上至皇帝太子,下及致仕举子,百官朝装,文武常服,明黄丹朱赤绯后,熟褐入绿深浅清,以一片乌纱玉面而玉树临风。开元天宝,尚有宫娥仕女扮男装以青衣乌幞丈夫靴衫入出大内, 竟偃市肆领时风于一时之尚。以现存唐吴道子水陆粉稿之宋搨本可知,时长安城内坊间庙堂释道神仙,金刚护法,天帝玉女,度化故事,重色铺作之扎髯飞送,力健有余,天衣飞扬,满壁风动。自吴道玄从张长史法书出来,尝密际以一时之籍,史记:“吴道子画佛光,一挥而就”,其操笔之中钩拔壁特以草篆形质使转,一画出势,举赴中锋,以全身之力一送之。两画之间飞渡气口处,正见吴生特立于斯于时之际矣。古之人作画神貌一俟中著便会缩笔成耄驻于画中,画中所画之人,着笔处即是时画画之人。

21f2a3e3ebe8417699f8595e51f82f63.jpg

[宋]赵佶摹[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8d7e92979e9e41288250d413a2fdb7f6.jpg

[宋]赵佶摹[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两晋滋之,自道玄始,一眉既出,旁视四周,已是彼丹青手人物写貌传神抵锋触手之关纽,有数的几个笔画里,每一用笔都在凹凸曲折之际有着跌宕结起的情激内湧质量,之力透中钩,之无往不复。横画竖使,竖画横用,收毛颖之至聚涨墨粟珠,积汪洋恣肆于边渍之地,犄角旮旯,该掏的都掏到了,以八面出锋抵八面来风,四面停匀中得八边俱备,笔无妄下中,竟无一笔直过。若隐若现,若蹙若展,娥眉淡扫两相相向之际,眉宇生情顾盼传神之时的若动若即,若归若去,正看画人是作如何笔驻中宫于颜色生发之地。笔刊字画之纹,尽传神气之语,循京兆秦音旧说,听唐人斯时旧叙,去声为入今逢旧遇, 雅言咂字悉数凭藉,则笔法入语境出之即得矣。活脱脱,绘灵眸一点闪现于势起锋落,泼泼地,正在乎三停五眼的活用中。非以文笔之功,倒以用笔之精,此一厢出赋文之文笔,彼一壁入得图绘之用笔,点挑钩画,勒努啄趯,画史尝以为用笔生动之处,非是口诀之以粉稿白描徒取图形,而是情性合一势激本能以一画际密之功夫真力善巧,时所以正得功夫者,乃士人相由心生中出本质的写生造像,而决不是画者积习所能技术罗砌的生写造型。

军列先锋,武备前茅,排风顿项,铮骨捍腰,明光铠甲胄尽见锁子连环,虎头吞肩,豹尾护心,掩膊臂鞲尽披挂持戟以万全应变征战,武士威仪凛凛中,既美观且又中用,忆太宗至玄宗百年施政正好日,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后世多听白头宫女说往事。

四海无虞,先天开元,承平日久,再续天宝。“天宝季年时欲变, 臣妾人人学圜转。中有太真外禄山, 二人最道能胡旋。”及长物极,旋以胡旋北往南来竞上下于一时,直至 “舞破中原始下来”。这长问向天,辽阔一诉式的胡旋骤扬广袖,本原原漠北广野西域之草莽,每值风偃,直上扶摇,风卷龙甩遍地散,散地如风团团转。乡邻渐次,声平递减,胡旋舞在这种物逢地貌中兴起,起兴时分,北散南来于各地,这才引出安史之乱,以清君侧为名,也才出现后来魂系马嵬时的天子无奈,各路勤王。时以文官之武烈,身为柱国大臣的颜真卿讨贼义凛正色立朝,愤激草撰,法帖千秋《祭侄季明文稿》,世代有传希为代宝。再后,再后,再后,迁延辗转,踢踏快闪,几至小小节度密室幔帐之内,节奏渐变,连波广厦直至宫廷,长吹所向,塞北胡风。尚风至此,大内至极,胡旋过后,再无回旋余地。

屏风落地,岂能上床,一幅宋以后才有的水墨山水一旦上了唐榻,一眼就能被看出来,榻上若有炕桌更是明清的摆设。仰观我唐建筑,栋梁万钧之上,斗拱第次承天,歇山挑檐之高,再察方石圆木,殿基柱础之巨, 柱经立木接地,纵脊顺坡之长,梁下概无雀替。中古房屋没有方柱,月台高筑中,宫殿砖漫磉礅之阔大。侧对正收,以斜为正,直棂窗竖直的棱角朝外排列有序,更易于彼时的殿堂白日采光,古人善以妙籍自然物尽其用,宫帏梁柱屏障下面,铸缸水储不尽,烛光灯蜡夜间照明为防火而竭尽妙用。

大唐佛寺,自释西来。中日两边的唐代佛寺相比,中国的土气陈旧,次第历史风尘于日就年复,依山布势,度势布白,人间佛教,延自然地理而著昭,就像从土里长出一样。山中寺多为繁峙,佛法所为人间,乡舍竟往往以寺名为村名,但正因为此而接地气,觉得佛寺就应长在山那边儿。山的那边是山西,世有先民,朴居世代,劳作世转。五台山外有佛光寺南禅寺,繁峙西坡东向远见公主寺,北魏孝文帝四女儿手植古松葱郁树冠磅磗依然高大,云中大同更有华严上下两寺,晋南法兴、开化,雁北善化、佛光。而日本的干净利落,人工现代干预看着保护很好,但有种被架起,设在博物馆里的感觉,包括绿植的整洁。列九州方圆,总江淮河汉,我国佛光寺、南禅寺、上下华严寺、善化寺、法兴寺所体现出的梁柱纵脊斗拱升翘,铺作挑檐层递向天空的中土汉风,正是我东土大唐筑建巨构于时的典范。

春秋年复,大树无声。遥想大寺始建既远,今观大树概知初时,入蜀剑阁古道中,千年参天古柏比比皆是,树翁郁郁人之渺,而更感高空亘古阔大久远。萧萧风穿,著地列次,只有风起西东时,这些立地无动活着的往时见证者,跨时千年隔空一诉,向我们这些追溯历史的后人过客,话旧叙说着时彼的一切,观风以动之, 听教以化之。

我中华文明演进之缓慢,文化助推之绵长。华夏自从有了文字,简约之文以雅言,可这之前呢? 口语直叙,可知口语早于文字,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方言千年不改。凭籍贯以,一以贯之,在祖先一直种田生存劳作的地方,以约定为俗成,在历史上文言白话两传相互不悖,基本日常的口语比如“柴米油盐酱醋茶”,这 几个字的发音到现在尚且不变,都已有七百年的字文记载了。

世人经年,代以阅世,未有一事一物一语因时尚偶然而以文纪图绘口叙传下,倒是经年通识的日常以约定而为俗成,因以对白录述,得之口传春秋。京华世居人常说的“您”字,非清庭前朝遗老见人之谦逊客气,倒是有元一代,七百年前在《大元律》中有所记载,每于圣旨硃批“若推举此事,依您说呐”,正负相当,前后等相,据此有知北京至正年初其前,北地的方言录转述祖自古传来尚且如此之远,南北西东,中土各地,类推依此,各著土话,哪个不曾千年。明李渔就认为元曲比明曲高在字 文采用通俗的俚语上。文言之好,辑册简单,文雅简约中可入通史,后人则以典为籍,以史为鉴。俚语坊间,继日年复,通俗易懂时对白互明,闻声即可佐察以通古今世事流变,口传心授,溯本循听旋可能及彼世大唐秦音,我族群历史文化自能沿革不断。 李渔之“言为心声”,“曲文词采与诗文恰判然相反。以其有书不用,非当用而无书也。词浅意深,以其深而出之以浅。非借浅以文其不深也。” 动态的卷图,活泼的史记,流美的口叙。乡音无改的通俗,于今进行时仍以为继,而不浅显的口语正是活的史纪动态延续。

传说之中有历史,历史之中有传说。

要说唯美,不如说人人唯恐不美,美的规律就在于,没有自己时才美,提锋不知所以正是所以,以往古士人在没有自己的无我中,历史的完成了从唐迤宋宝宜子孙的图绘纲纪第传,这就是唐画宋摹本:天地之间,三才担当。以看得见才以为准是的今人,见不到彼唐宋时人正在干什么,更不要说怎么干了。

含毫命素,动必依真。文化血脉传真,我中土华夏历代先人忧患子孙于后世的那一刻,无我中成就的泱泱浩繁卷帙书册,每一笔都有着可能让后人透及骨髓的一超直入,而在一刻为主真觉为用的直觉体悟中,是以 “句中有眼”,读书所为注疏,举步就能掉入辉煌彼世大唐,之真力弥漫,之灵气往来。

日以继夜,出者进也,自旧宫文华武英两殿行走,几十年的耕读复往,古法师学承传路,适有书童歇担,时每不禁自忖,尺素象形之外,此档案式的宫廷摹画究真隐见入出关纽处其实正是古人所谓的不传之妙: “篆者,传也。”以一个笔画的点化离披,毫素之际隐约可现着引文种种的可能,兹八方专攻以援术业,自天窗北向所问端倪,抱《石渠宝笈》之重器以模搨,正识史上高义“下真跡一 等”。待诏内府,搨桌供奉,在先辈搨官冯承素们没有干完的事业中,笔者恭敬逢时以迁想,竞数妙得。

甘西陇右,蒲水河东,隐娘隐去,昔时远矣,往河朔三镇之藩镇魏博再也不在,河北大名田季安也早已让今人不知何许。曲终人散时未断,有曾经就有时往,兹晋入唐,出唐又入了宋,以两汉内府画直起手,古宫大内摹画有后人,循注疏,观原跡, 搨本真力两间较比之际,古人隐系在画图中以结待解的还有更多更多。

——故宫博物院常保立庚子再记于大内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