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器》《乙瑛》结体的异同
作者:谢尚傧
上传时间:2021-12-17 14:01:41
浏览量:2520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所谓结体,是“指按照均衡、比例、和谐、节奏、虚实等美的造型规律安排字的点画的法则。”(《美学辞典》)字的的长短、粗细、曲直、方圆、俯仰、伸缩,是通过一定的搭配关系和组织规则塑造成字的形态的。《礼器》、《乙瑛》两碑均是同一时期著名的庙堂巨制,乃出自当时一等书家之手,其用笔皆方圆相间,方多于圆,呈现出两碑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整体相同的时代面貌。只要将它们相互对照一下,便不难看出,两碑中出现的相同字的体势亦很近似。然而,书法艺术是讲究创造的。《礼器》、《乙瑛》的结体,既有相同之点,又有不同之处,而更多的却是不同。

       《礼器》的主要特点是瘦劲开展,给人以沉练舒展之感。《乙瑛》则是雄浑清丽,骨肉匀适,气韵生动,于谨严中富素朴之趣。它们极尽毛笔使转变化之能事,一画一字,一字一奇,结字复杂,变化万千。正如《书法概论》指出的那样:“一家有一家的气象,一碑有一碑的风格,即使是同一碑中相同的字,也往往各有特点。"

        究竟《礼器》、《乙瑛》在结体上有何不同呢?

        一、点的迥异。《礼器》、《乙瑛》点的写法多种多样,就其主要倾向来说,《礼器》以取斜势偏左者居多,逆锋起笔,令其锋转,作裹锋,笔画倾斜且成方形(如图一);《乙瑛》有的字以竖代点,以取立势见佳,点一般呈圆形(如图二),点取斜势,造势不凡;取立势者则浑厚稳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异曲同工,各尽其妙。

IMG_20211225_135322.jpg

        二、波画有别。波画是隶书的主 要特色,所谓“蚕头雁尾”,便是这种笔画的形象说法。《乙瑛》的波画起笔一般趋向于方,“蚕头”不甚分明,长画多呈弯弧,波尾常现大挑(如图三)。《礼器》的波笔以圆为多,故“蚕头”圆润瘦劲,中锋行笔,笔画往往由小而大,有如江河行地之气派,“雁尾”方峻健洁(如图四)。从这一点上说,《礼器》比《乙瑛》要高出一筹。

IMG_20211225_135435.jpg

         三、平正与险绝。平正与险绝是间架结构多样统一的矛盾着的两个侧面。《乙瑛》笔画较方,笔势飞动,使转变化丰富,结构活跃而平正。“四”字便是,为了平稳中求生动,“四”字内中两笔左右分展,形态各异。这样的例子在《乙瑛》中是举不胜举的。《礼器》中也有平正之式,但多是“寓险绝于平正”(杨守敬)。拿“薄”字来说,由于下面三点水安排得短而紧,乍然看去,似有左轻右重之嫌。不过,一旦仔细揣摩,仍然觉得它是平稳的。因为右下横的着意拉长,波尾大幅度地上翘,超过了“氵”下面一点的平行线,不愧为险绝之笔,产生了寓欹于平、化险为夷的艺术效果。这种寓险绝于平正的字《礼器》中比比皆是(如图五)。

IMG_20211225_135551.jpg

        四、举左低右。举左是为了低右,而低右又是为了举左。这是从不平衡中求平衡。如《礼器》中的“颜”、“亲”;《乙瑛》中的“功”、“即”。“亲”笔画纤细,左高右低,左上横长而向左,右竖弯钩斜出展大弯,挺出开张一笔,与左长横遥相呼应,结体舒展,其左右分合,浑然天成。“即”这个左右结构的字,如习惯地将它们对称排列,未免过于平板,用举左低右的方法处理二者关系以后,本来就显得雅而不俗了。然而,书者的用心并不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卩”的竖,它一起笔就向右斜,写到末端,微向左收,造成斜—斜—稍正的曲势线条,溶左右于一体,“有安排而安排无迹,守法度而法度不拘”,平实中增加了天然意趣,可谓传神之笔。这种结字处理在《礼器》中是少见的。

IMG_20211225_135701.jpg

       五、促左展右。促左展右的字,左边写得紧凑,右边留放较空。字左凝气藏神,造成如骨鲠喉,不吐不快之压抑气氛。然后聚气神于一笔,一发千钧,夸张为之,力可扛鼎。如《礼器》的“载”、“永”就是例子。“载”的斜钩斜伸右上,“永”的右边以竖弯代捺,均为爽峻之笔,就象跳远运动员的瞬间弹跳以积蓄力量那样,使之跳得更远。这样的笔法在《礼器》中的应用是比较多的。《乙瑛》的“氏”“史”,其斜钩和捺均是蓄势送笔,促左展右,气势非凡。但相形之下,《礼器》用得更佳。

IMG_20211225_135757.jpg

        六、敛左衬右。敛收左以衬托右,运用恰到好处,可得自然之妙、自然之趣。如《礼器》的“独”、“汉”,《乙瑛》的“须”、“冯”,它们同是敛左衬右,但它们的偏旁位置处理各不相同。《礼器》将偏旁安排在右半部的中间部分,上下虚实大致相等。而《乙瑛》则置偏旁于左上方,上实下虚,左下方留大块空白。“墨为字,空白也为字;有字之字重要,无字之字更为重要”《美学扁》。这样,虚与实,黑与白,相依相生彼此映衬,给欣赏者留下审美想象的广阔天地。在这一点上,比起《礼器》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IMG_20211225_135904.jpg

        七、相背成势,凡左右相背的字,往来伸缩,须各尽姿态,彼此呼应,力避呆板。在这方面,《礼器》中的“粮”极有代表性。

IMG_20211225_140011.jpg

        “粮”这个半相背的字处理十分特殊。“米”、“良”虽向左右相背而仰,但全字的气是连贯的。“米”上宽下窄,上方偏左;“良”向右倾斜,似分道扬镳。“米”的竖下方偏右,“良”的竖提靠左,加上捺的舒爽一笔,欹正相补,奇势生焉。犹如人的拇指和食指,既对立又统一,体现了对立统一的审美意象。这样的半背向的字,处理得天衣无缝,在《礼器》绝无仅有,而《乙瑛》则不曾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中国诗书画网会员上传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中国诗书画网仅提供发布平台。

觉得不错,我要赞赏~
发表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赞赏记录
¥(0次)
谢尚傧 普通会员
33作品 1相册 6粉丝
个人主页    关注
诗家热力榜
赞赏榜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