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白散文《傅井》
作者:露白
上传时间:2021-07-15 20:06:48
浏览量:939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傅井

露白

我们曾被面善的天使劫持过,今天,我们终于知道我们错在了哪里。

——米切尔·陈

  周末,难得一个云为吾盖、风为吾马的天,约了三五文友,渡水穿花,去乡下看一口古井。

  古井位于付井镇。付井镇即得名于此。但“付“原为“傅”,即傅说之傅、傅山之傅。付井者,傅家之井也。

  付井镇位于沈丘县城东去约五十华里的豫皖交界,东临皖之界首,南望皖之临泉,自古就是车马喧阗之地。此外,从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上看,两千六百年前,这里是养国——周朝的一个嬴姓封国——所在的地方。

养国当年雉堞参差、楼阁玲珑的城池早已化为历史的烟尘,但因为出了一个射箭能百步穿杨的人——养由基,让不少人才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这么一个国家。可是,对养由基少年时究竟于何处汲水而饮、倚树而息,尚无人给出一个权威的说法,界首人认为在界首,临泉人认为在临泉,独沈丘人,或不知,或知之不详,或详之不争,没有一个半个认为是在沈丘。

  此处,我们也只说古井。

  古井位于一个街角。周边是门店,是地摊,是牵车而卖者,是驻足而食者,是呼老唤幼者,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者,有着乡村集市最常见、最典型的景象。而古井,就像一个高士,虽落至尘埃,却默然独处,闻喧嚣而不动,处繁华而无争。

  之所以说它像一位高士,是因为,如今的古井已不是我们于某一处废城、某一个荒村所见到的那样:朴古,萧索,苍凉,残破。它被加了一个两尺高的石围,旁边还有一方功德碑,外边还有一圈不锈钢护栏。此外,石围八个角,雕龙刻凤,望之,恰似高士之切云之冠或方山之冠。这些让它有了一些高贵之气。

这当然不是古井的原貌。三十年前,古井朴素无华,就像前来汲水的那些村夫,戴一竹笠,担一木筲,或许赤着脚丫,绾着裤管,提一陶罐,毫无忸怩之态、矜持之姿、昂藏之气。井壁上的青苔,是它的衣饰;井口的木沿,是它的甲胄。它的生命里没有高贵二字。

  但古井却有古之君子之德、圣王之仁。有君子之德者,惠万物而无求;有圣王之仁者,聚天下而非力。古井以甘泉布人,耕人不礿不禘,店家不尝不烝。那些挑夫、那些役卒、那些迁客、那些流寇,也不必为一掬之饮而叩谢。古井呢,亦不愠不火,亦久雨不溢、久旱不涸。

  古井不知掘于何时。但它却有一个年荒岁老、近似神话的故事:远在春秋时期,傅氏族人为了给一个姑娘求医,为了寻找她梦见的那位郎中,从山西太谷迁到这里。《易•井》曰:“改邑不改井。”背井离乡的他们为了表达对故土的怀念,更为了共饮共食,就一锸一畚,凿出这一窦甘泉来,此后,便围井而居,秋收冬藏,一代一代地繁衍下来。

  史载,今豫东皖西一带,多为明初山西洪洞和山东枣林庄移民。口耳相传的故事多是田夫秉耜、士人负笈的移民带来的。而傅氏族人的迁居若真的像传说的那样,有着溯之千载延之百代的历史,可以说,他们是沈丘最早的居民,傅井亦是沈丘最古老的井。

  六十三年前,当孔维明随家人从十里外的孔大桥迁来时,才十二岁。他回忆说,因为北有沙河,南有泉河,人烟辐辏,在傅井周边落户的人越来越多,翟、宿、蒋、郭、周、孔、赵、孙、陈、苏等十姓百家,如涓流归海,聚为闾阎。“井,共德之地也”,周家豆腐,苏家肉盒,赵家油条,张家麻花,刘家烧饼,皆因井而市,给“市井”二字做了最好的注解。同时,也正是这些寻常的烟火人家、屠酤细民,延续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文明之脉。

但这口见证了千年的天地轮回、经过了百代的世事迁流、哺育了一方黎庶繁息的古井,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被埋葬于黤黮之下,被封锁于地狱之中。

孔维明回忆,当时,各家各户都用上了压水井。这是一个前奏,没人相信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沧桑巨变。渐渐地,古井被人们遗忘了,被当年朝饔夕飧无不赖以的人们遗忘了。

世界像一条奔腾不息的巨流。当人们将时间、精力、智慧都用于谋取改变自己生存状态的时候,是不会在意一个无关的事物之消亡的。那是上帝应该操心的事。

然而,当有人认为这样做是一种错误甚至是一种罪孽时,也并非他悟出了什么深刻的道理。一切只是两个字:怀旧。

怀旧是一种微妙的情感。它会无端出现在你的闲坐中,出现在你的高眠时,并随着你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活跃。这就是珍馐玉馔也抵挡不住你对童年一块烧红芋、一碗蒸胡萝卜缨子时有所梦的原因。

古井被重新挖掘,被从遗忘和黑暗中挖掘,正出于此。让人无不感慨的是,等它重见天日的时候,一代人的时光已经过去了。当年担着一挑水尚能健步如飞的孔维明,已年逾古稀,老态龙钟。

在行政村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从井底清理出的物件:旧瓷、残陶、筲箍、桶钩……它们摆在一起,就像一幅绝妙的静物素描。这是一幅有故事的图画,一幅有情感的图画,一幅沉淀了时光和能够唤起无数人回忆的图画。

“母亲井”,“饮水思源”,这是除了龙飞凤舞的图案外刻在井围上的两行字。它们或许无法打动一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然而,对襟怀中常存孺慕之情、常有报恩之心的人来说,任何崇高的表达都不为过。

当梦想成为奢望、当怀念成为负担、当忙碌成为大多数人生活状态的今天,对一口古井的重新挖掘,无疑标识了这样一个事实:人们希望在信仰的废墟上重建一个崭新的世界。

傅井,这是孺子在深情地呼唤你啊!

 

露白 于颍水之畔

2021712

1626350797502605.jpg

特别声明:本文为中国诗书画网会员上传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中国诗书画网仅提供发布平台。

觉得不错,我要赞赏~
发表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赞赏记录
¥34(19次)
  • 游客
  • ¥2.00
  • 2021-02-13
  • 露白
  • ¥1.00
  • 2020-03-26
  • 露白
  • ¥2.00
  • 2020-03-23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1
  • 游客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2.00
  • 2019-12-21
  • 贺芳林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6
露白 特邀诗人
375作品 19相册 72粉丝
个人主页    关注
赞赏榜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