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论】岳宣义:让“皇冠名珠”闪烁出时代的光芒
作者:岳宣义
上传时间:2021-01-11 08:29:59
浏览量:1739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640.webp.jpg

岳宣义(诗人、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摘要:中华诗词的当代性与文化强国建设。这个主题契合与回应了中央提出的“文化自信”要求和建设“文化强国”的目标。

关键词:诗词,当代性,文化强国,文化自信,创新,筋骨,地位

诗随时代,这是两千多年中国诗歌的优良传统。时代需要诗歌,诗歌紧随时代,为时代呐喊,为时代伴唱,脱离时代的诗歌是没有的。春秋战国有诗经和楚辞,汉魏晋有乐府,唐有唐诗,宋有宋词,元有元曲,明清有散文和诗歌合壁的小说,五·四以后有新诗百年以及毛泽东诗词和复苏的中华诗词。历史的发展有它的时代性。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二十世纪末到现在,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中国历史已经进入习近平新时代。在这个新时代,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和平崛起于世界的东方,要改写帝国主义列强制定的霸凌规则,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並向世界大同迈进。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是世界遭遇罕见的灾难之年,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极不平凡的一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十四亿中国人民,森严壁垒,众志成城,打赢了抗疫人民战争,取得伟大胜利。同时,迅速恢复经济,逆风破浪开新局,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现在可以自豪地说:万里神州,“到处莺歌燕舞”,“柳暗花明又一村”。相反,世界仍然笼罩在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的雾霾之中,只能无奈地说:哀鸿遍野,“山重水复疑无路”。    有比较才有鉴别。通过2020年新冠肺炎这场没有硝烟却胜似硝烟的“世界大战”,使我们进一步认清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优谁劣,进一步认清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进一步认清了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进一步认清了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使我们感到庆幸和欣慰的是:党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军队有了英明的统帅,人民有了伟大的领袖。所以,我们要深刻认识习近平新时代,热情讴歌习近平新时代,奋力书写习近平新时代。    中华诗词(格律诗词)是优秀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誉为文学“皇冠上的明珠”。她是文化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建设文化强国的重要力量。三十多年来,中华诗词从复苏走上复兴之路,正在向高原攀爬。她的终极目标是从高原到高峰。要达到这个目标,我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主要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奋发努力。

一、要有创新

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一切艺术包括诗词的灵魂。新中国七十多年来,各个领域各行各业都在改革创新。诗词不是世外桃源,怎么改革创新,值得深入思考和实践。诗词的改革创新不外乎内容、音韵和形式。内容的改革创新自不必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貌日新月异。与之相适应,涌现出了一万多个新的词语,它们是时代的标签和印记,诗词理应用新的词语表现新的生活、新的时代。形式和音韵的改革创新也提上了议事日程。音韵的改革创新争论了多年,二十一世纪中华诗词发展纲要提出双轨制,但落实很难,步履蹒跚,加上新韵版本较多,不够统一,受到歧视。有的编辑一见新韵诗稿就枪毙,有的诗社宣称只用平水韵。受教育部委托,中华诗词学会编写了《中华通韵》,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审定发布,语文出版社出版,于2019年11月1日起试行。由此看来,《中华通韵》是国家倡导的,是音韵改革迈出的重大一步,应当遵照执行。中华诗词形式的改革是毛泽东主席倡导的,由于上千年惯性思维的束缚,改革的难度很大。尽管如此,许多诗友勇于求索,不懈努力,端倪初现。比如自度曲、新古体诗等。香港诗人蔡丽双博士自创了两个词牌:《清丽双臻》和《曼丽双辉》。丁国成同志发起主编的《诗国》杂志,主要刊发新古体诗,並两次召开研讨会,扩大影响。贺敬之老写了两百多首新古诗,並汇集成书,开了研讨会,引起广泛关注。但要在继承格律诗词的基础上,出现一种多数人认可的、比较稳定的、挣脱了“脚镣手铐”的新诗词形式,还需要时间的沉淀。为此,要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鼓励大家勇于实践,大胆探索,各种流派,争鸣竞争。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从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登上诗词的高峰,不负人民的期望和时代的呼唤。

二、要有筋骨

恩格斯说:愤怒出诗人。中国人说:国家不幸诗家幸。屈原看到楚王昏庸,奸臣当道,将要国破家亡,自己被放逐,遂写出名垂千史的楚辞。东汉末年,群雄並起。曹操征伐各方,统一了中原。在率军平定乌桓班师途中,写出了“极为本色,直抒胸臆,豁达通脱”的《步出夏门行•观沧海》。毛主席高度评价“曹操是一个了不起政治家、军事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诗人。”李白、杜甫生活在“安史之乱”期间,才成为了“诗仙”、“诗圣”。北宋灭亡,南宋割地称臣纳贡。生活在这样的屈辱时代,才有了传诵千古的岳飞《满江红•写怀》、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文天祥《过零丁洋》。狂飙突进的中国革命战争年代,才有了气势磅礴、无与伦比的毛泽东诗词。长期的和平环境,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歌舞升平,一些人被糖衣炮弹击中,丧失了革命斗志,沉湎于灯红酒绿,成为权力、金钱的俘虏。在这种氛围下,一些诗人看到的只是和平鸽和鲜花,沉醉在“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自拉自唱的小我之中,写出来的东西便多是新的“花间词”。这正应了黑格尔那句话:和平是一个民族的腐蚀剂。历史的经验:创业易,守成难。和平年代,惊涛骇浪,急流险滩,经常不期而遇;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十四亿人整体脱贫,让世界目瞪口呆。这些都给诗人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和展开形象思维的翅膀尽情飞翔的广阔空间。98长江抗洪,5.12汶川大地震,特别是今年的抗疫大战,诗词出现“井喷”现象就是很好的说明。新的时代需要多一些“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这样的撞金击石之作,少一点风花雪月之咏。正如吉狄马加副主席所说,“要以昂扬向上的声音,鼓舞人民的斗志,振奋人民的精神,滋养人民的心灵”,唤起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粉粹任何敢于阻挡我崛起的敌对势力,而英勇奋斗,一往无前。

三、要有地位

有为才有位,有位更有为,二者是辩证的关系。领导对诗词事业是重视的。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经常引用中华诗词,並率先垂范,填词作诗。这次五代会,马凯同志亲自赋诗祝贺,亲自参加大会开幕式。中宣部长黄坤明发贺信祝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在大会开幕式和闭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许多部长将军长期坚持赋诗填词,以实际行动关心支持诗词事业发展。现在的情况是,在历史的记载和话语权的掌握上,中华诗词还缺位。据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国诗歌史,只记载了新诗而没有记载诗词。主流媒体只发表新诗不发表诗词。领导很重视,传承却忽视,这不正常,应当改变这种状况。建议中华诗词学会和中国作家协会领导,进一步同有关部门协商,解决这个理应解决的问题。诗词有了应有的地位,“文学皇冠”上的明珠才能闪烁出更加璀璨夺目的时代光芒,为文化强国建设做出应有的更大贡献。



来源:中华辞赋

赞赏榜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