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文学的红色血脉
作者:满全
上传时间:2021-09-06 08:28:22
浏览量:1304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历程,开辟了伟大道路,创造了伟大事业,取得了伟大成就。其间形成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内核和精神谱系,也造就了百年红色文学传统。

百年奋斗史,深刻改变了人民生活、社会结构、国家命运和世界格局。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文学与党的领导、文学与人民生活、文学与社会进步、文学与国家命运始终休戚与共、同频共振,各民族广大文学工作者主动作为,弘扬伟大建党精神、讲述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凝聚人民力量、吹响时代号角,勇于担当使命、勇于守正创新,书写了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民族的百年红色文学史。

百年红色文学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主流和主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重要文学潮流。在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不同时期,根据现实诉求,中国共产党不断调整文学方针和政策,推动了社会主义文学的蓬勃发展。比如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79年邓小平《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辞》,还有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和《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2016年),深刻影响了百年红色文学发展历程。

本文从多元一体、人民意志和英雄情结等视角讨论百年红色文学经验,以更好地赓续红色血脉、弘扬红色传统,推动新时代各民族文学发展繁荣。

一、体现多元一体的文学实践

百年红色文学是体现多元共生、多元一体的文学实践。多元,指的是多民族文学样态;一体,指的是多民族文学交融汇聚成一体的中华民族文学样态。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辽阔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开拓的,我们悠久的历史是各民族共同书写的,我们灿烂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我们伟大的精神是各民族共同培育的。所以,百年红色文学实践也是全国各民族作家和人民共同创造、共同构建、共同拥有和共同分享的“文学共同体”传统。在这个过程中,少数民族作家汇入红色文学创作热潮,使得这个传统更具丰富性和多样性,红色文学版图更加辽阔和恢宏,展现了文学共同体的多声部合唱。比如20世纪20年代,乌兰夫、多松年、奎璧等人创办期刊,发表具有革命气息和启蒙思想的文章,在内蒙古地区宣传马克思主义和革命真理。同时,陆续出现以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剥削阶级为题材的早期革命文艺作品,如民歌、民间故事、漫画和诗歌等,唤醒广大边疆地区各族人民,激发了大家的革命热情。20世纪40年代,少数民族作家,如满族作家马加、舒群,回族作家胡奇、穆青,壮族作家陆地、华山,彝族作家李纳,土家族作家思基,侗族作家苗延秀等,汇聚革命根据地延安,逐渐形成“延安少数民族作家群”。他们把火红的青春、火热的激情献给火红的事业,在浴血奋战、战火缭绕的革命实践中锤炼了革命斗志,磨练了革命意志,创作出具有革命精神和革命气派的文学作品,丰富了百年红色文学宝库。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从未缺席过少数民族作家作品的身影。少数民族作家与汉族作家一道以满腔热情、昂扬斗志投身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宏伟事业,用手中的笔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在中华大地上谱写了丰富多彩的时代华章,以文学形式记录了边疆地区人民听党话、跟党走、精忠报国的意愿和决心。比如以满族作家老舍、彝族作家李乔、蒙古族作家纳·赛音朝克图为代表的少数民族第一代作家群用激情燃烧的笔墨书写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以不同视角和不同方式阐释社会主义制度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和建设热情,以文学形式诠释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

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也从未缺席过少数民族作家的身影,以张承志、扎西达娃、阿来、阿云嘎、阿尔泰、乌热尔图、吉狄马加等为代表的少数民族作家群迅速崛起,带着不同文化背景、民族风格和审美诉求,进入新时期中国文学主流,用文字书写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用文学助威呐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恢宏事业,履行了少数民族作家的初心和使命。

二、体现人民意志的文学实践

百年红色文学是体现人民意志、人民意愿的文学实践。总览百年红色文学实践,总能捕捉到体现人民意志、人民意愿和人民诉求的作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就是江山,共产党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为的是让人民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

人民是创造历史的英雄。中国共产党一直号召广大文艺工作者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书写人民生活,表达人民意愿。比如,1942年,毛泽东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强调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1979年,邓小平于《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辞》中指出:“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一切进步文艺工作者的艺术生命,就在于他们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在不同时期,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和阐释文艺与人民、文艺与政治、文艺与民族复兴的关系,指明了社会主义文学的发展道路。

那么作家在作品中如何体现人民意志、人民意愿和人民诉求,答案就是作家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立场,与人民建立血肉关系,与人民融为一体。作家以人民的视角、人民的立场观察世界、认知世界、判断世界和书写世界的时候,他的作品自然而然蕴含人民意志、人民意愿和人民诉求。某些作品虽然书写人民生活、塑造人民形象,但表达的并不一定是人民意志和人民意愿。

在百年红色文学谱系中最具感染力、最具影响力和最具生命力的作品依然是聚焦人民生存状态、书写人民生活样态、表达人民意志、坚持人民立场而创作出来的作品,比如柳青的长篇小说《创业史》、赵树理的长篇小说《三里湾》、梁斌的长篇小说《红旗谱》、罗广斌和杨益言的长篇小说《红岩》、杨沫的长篇小说《青春之歌》、周立波的长篇小说《山乡巨变》、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丁玲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等。这些作家坚持人民立场,通过生动故事、鲜活形象和丰满表述,反映了不同历史阶段的人民意志、人民意愿和人民诉求,成为人们喜爱阅读的作品。这里所说的“人民立场”不仅与创作立场、书写视角相关,而且与作家价值判断、审美追求和思想倾向相关。对于文学创作来说,创作立场至关重要,会直接影响文本的叙事策略、意义结构和审美取向。作家进入创作状态,会选择某种立场进行创作。创作立场不同,创作出的文本在精神气质和审美特质等方面也不同。社会主义文学是人民的文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文学。人民不仅是社会主义文学的书写对象和讴歌主题,也是社会主义文学的欣赏者和评判者。

三、体现英雄情结的文学实践

百年红色文学是体现英雄情结、英雄气概的文学实践。中华文明从未缺席过英雄的身影和英雄的赞歌。比如,中华民族三大史诗——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是人类口传文学的标志性文本,是民族精神的标本,反映了人民对英雄的崇拜和千年传唱。

百年红色文学中的英雄情结主要表现在英雄人物谱系方面。文学作品中的英雄人物,虽然是虚构出来的艺术形象,但与社会生活密不可分,我们总能在现实生活中捕捉到艺术形象的原型。百年红色文学实践在不同历史时期塑造了不同精神特质和审美品格的人物形象,丰富了红色人物形象的类型和谱系。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把百年奋斗历程分为四个历史阶段予以描绘,即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贯穿四个历史阶段的重大主题。时代造就英雄,作家们围绕不同时代主题塑造百年红色文学人物形象谱系,比如围绕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社会生活塑造革命者人物形象谱系,彰显了救亡与革命主题;围绕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社会变迁,塑造创业者人物形象谱系,彰显了斗争与建设主题;围绕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的社会发展,塑造改革者人物形象谱系,彰显了改革与开放主题;围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社会进步塑造创新者人物形象谱系,彰显了创新与复兴主题。

革命者、创业者、改革者和创新者是百年红色文学塑造出来的人物类型和人物谱系。四种人物类型恰好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精神内核和精神谱系。比如,革命者形象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浴血奋战、百折不挠的精神气概;创业者形象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的精神品格;改革者形象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思想、锐意进取的精神风貌;创新者形象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自信自强、守正创新的精神气质。

总之,百年红色文学是体现多元共生、多元一体的文学实践,是体现人民意志、人民意愿的文学实践,还是体现英雄情结、英雄气概的文学实践。

来源:文艺报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