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楷书的发展(四)
文章来源:转载  作者:  上传时间:2010-07-26  浏览量:837次

 

书法简史——隋唐书法

每日一题每日一字——田蕴章书法讲座

 

  楷书的发展——晚唐

  中唐的颜真卿将楷法发展至无体不备之颠峰状态,其后的书家一味仿拟,毫无新意可言,书风而盛极转衰,伏下求变之转机。

  元和后,出了个柳公权健身美容班,他力矫当代肥俗之病,复主永瘦劲,将颜筋使转顿挫之法加以夸示,削肉存骨;而棱角尽露,书亦坚劲无比,遂使晚唐书风又变,与鲁公并称,后世有“颜筋柳骨”之誉。但那时已是唐未,国祚已衰,书道亦随之沉滞,后继无人,柳体又成绝响,这个时期就只有柳公权可以做代表了。

  发展:

  柳公权:

  字诚悬,京兆华原县人。生于唐代宗大历十三年,卒于懿宗咸通六年,享年八十八岁。博贯经术,通音律,元和中进士及第,官至太子少师,封河东郡开国公,追赠太子师。

  诚悬学习书自二王入手,其后遍取前代书家之长;其书之样貌,虽与鲁公肥瘦殊异,而笔法实同。博览众长,运已意于新体,遂自成一家。

  一生得穆宗、文宗、宣宗三朝之宠,当代公卿之家所作碑志,若未得诚悬书,便有“子孙不孝”之讥。外夷闻其书名,往往以货贝具购其字,是以外扬中外,更甚于北海。笔画细瘦之中,仍运用颜筋使转顿挫之方法,故运笔之迹外露画外,倍觉棱角崚厉,但不免有剑拔弩张的感觉(李后主曰之“失于生犷”)。然真正柳书之至者,仍是锋芒略敛以平正得势者;“神气清健”,正是柳书本色。

  传世作品以神策军纪圣德碑为代表,而成就最高的则推金刚经了。

  写经书法

  清光绪年间敦煌石室发现大量藏经写本后,书史又大为改变。其内容礼富,包括西晋至北宋间墨迹,而唐代最礼。但石室发现后,发现者道士王圆箓,不明白这些东西是何等珍贵,先后被英、法、日及许多外籍学者选去精华,实在甚为可惜。因为有别于上述分类,多为工整之小楷,故简述于后。

  唐代写经特有书体,实源于前代。西晋时的写经卷便已粗具经卷体的规模。而至南朝时的字体益趋端整,楷法渐完备,仍具写经字之特色;北朝之风格则与南朝相去不远。隋代书法居南北融合之枢纽,但在写经上就没有这个分别了;书体更近于唐楷,仍带有经卷之特色。

  唐代承接其后,大放异彩,呈现名异之风格。秀劲圆润以大楼炭经卷为代表﹝高宗时作﹞;十戒经可作秀逸疏宕的代表﹝玄宗﹞;观世音经以端整厚重着称﹝代宗﹞;瘦劲秀丽则以瑜伽师地论卷廿三为代表﹝宣宗﹞。

  狂草

  狂草的成就,是唐代书法高峰的另一方面的表现。代表人物是张旭和怀素。

  发展:

  张旭:

  字伯高、苏州吴人,闻名于玄宗开元、天宝间,和贺知章是好朋友,颜真卿少年时曾拜他为师。官至长史,世称“张长史”,任性豪放,不拘细节,好酒嗜书,大醉时呼叫狂走,甚至“以颅墨而书”,时称“张颠”。唐文宗时,以李白歌诗,斐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可明白他的造诣。

  张旭的草书自成一格,而奠基精楷,得欧、虞、褚之精,取法初唐诸家,故其书狂纵而不踰法度,古劲绝伦,为世所叹服,兼能取众美,以楷书为本,更出已意,乃有空前之成就。

  伯高传世的书迹有郎官石记﹝正书﹞,戏鸿堂帖所收之秋深帖、步虚词;尚有悲清秋赋、肚痛帖等,以古诗四帖墨迹为代表。

  古诗四帖﹝肚痛帖、千字文残帖附﹞:

  伯高狂草以古诗四帖为,此帖的内容包括了步虚词二首,王子晋机、巖下老公四五少年机,共四首,书于五色纸上。

  观巖下老公四五少年机之笔画略丰,多处乾笔飞白,苍劲有力。笔势放纵,常一笔直下,绝逸之极。伯高草书,有晋宋遗风,且以精楷为基础,故所做草书虽千奇百怪,但细查其笔法,一点一画无不规矩,正是伯高本色。所傅诸帖皆是同一笔法。

  自张旭以来名家辈出,如怀素、郑度、邬彤、释高闲、释亚栖等,而以怀素最为出色。

  释怀素:

  释怀素,字藏真,俗姓钱,长沙人,后徙家京兆,为玄奘三藏之门人,生于玄宗开元年间,卒年不详。生性放纵,精意翰墨,独能继伯高之绪,与之并称一代狂草之冠冕。书风遍取当代名家人,而得于张旭,二王独多,尤能独创新意,临池之工精深,遂与张旭齐名,以自叙帖,小草千字文为代表。

  自叙帖:

  自叙帖为藏真狂草不朽之作,时四十一岁,乃盛年精意之书。此帖以变幻飞动之笔,自抒学历及成就,气象万千,纵横无涯,淋漓痛快,虽然有点自负,但人无异论。

  其笔画劲瘦,字与字多属连属,奔放而运笔仍逐步顿挫,转折合度。上下连技同气,左右俱顾盼之姿,字行布白宽綼,意趣精深,且法度俱备。

  小草千字文:

  这是怀素晚年由奔放入清淡疏远之杰作,全帖无自叙帖之纵放奇趣,而气调尤为清逸。其笔画已无任意牵连之迹,各字多独立,运笔较收敛,且中规中矩,字体大小一致,字行宽绰,堪称草书极品。

  怀素之后,狂草亦盛,尤以释氏为然。

  在中国古代书论中,不论是对篆、隶、行、楷,还是对草书的论述,大多是以自然景观或某些现象作比,加以形容和描述,读者要靠一种生活感受、生活经验去领悟,才能欣赏和理解。书法实在是一种很玄奥的艺术,尤其狂草,书写者往往是充满激情,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下完成的,读者从墨迹中隐隐地感受到某种情绪。这其实正是一种表现主义艺术的特点,狂草产生于唐代,当时的绘画基本上属于工笔重彩的表现形式,范山模水,描眉涂目,都须凭藉理性在较长时间里才能完成的。即使如吴道子那种带有表现主义成分的画法,也终归要受到物形的限制,并不是能够完全放开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从书法中出现了狂草,则可以借用来比较充分地表现情感或情绪。这恐怕是表现主义书法产生的主要缘由。

  在张旭和怀素以后,历代都有草书大家出现,如宋代黄庭坚、明代祝允明、徐谓、王铎,清代傅山,现代林散之等。每一书家在继承前人的同时,又融进了自己的个性。

 [唐·李邕:《云麾将军李思训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