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让诗歌腾飞
文章来源:转载  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1-03-14  浏览量:1475次

让诗歌腾飞

——评刘迅甫绝句的特色

葛景春

    刘迅甫先生是一个痴情于绝句的诗人,近以《刘迅甫绝句三百首》示余。展卷阅后,诗情怡人,感觉尤新。我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唐诗研究,对唐代的绝句还算比较熟悉。绝句至唐代已经完全成熟,出了许多擅长写绝句的名家,五言绝句最有名的是李白、王维、孟浩然等,七言绝句的大家则有李白、王昌齡、王之涣、李益、杜牧等人。李白的绝句是唐调正宗,而杜甫的绝句,可算是变调,是一个开宋调的诗人。刘迅甫性格开朗,为人豪爽,意气风发,情与太白为近,故其诗受太白绝句影响甚多,字里行间有一股激昂豪纵的俊迈之气、放旷豁达的洒脱之气、清新飘逸的清逸之气,充溢着一种追求自由、任情纵放的理想主义精神。

    所谓俊迈之气:通观迅甫的绝句,多从大处落笔,以激昂慷慨的字句,流云走月的笔调来抒写自己对生活的激情,展开丰富的想象力。如:

翠谷奇峰天倒开,丹花碧树水中来。

飞舟高蹈青云路,浩荡东风入壮怀。

——《飞舟南湾湖》

芬芳十里花如海,紫绿黄橙沐劲风。

傲骨凌霜香作阵,万千金甲动京城。

——《汴京赏菊》

银光玉露写秋容,竹动清风石有声。

闭户一庭封月路,开窗千里放云行。

——《秋夜偶成》

    在这些诗中,无论是飞舟于南湾的湖水之上,或是漫步于汴京的菊海之中,都引得他热血澎湃,心潮激荡,一种豪情壮志从胸中喷薄而出,令人精神振奋。前一首诗写出了水上凌风、踏浪高蹈的激荡心怀,下一首诗写出了菊花如海、金甲满城的壮阔景象。即使在银光玉露的秋夜,诗人的心中也不平静。一庭月光仿佛被门锁住了去处,诗人似乎耐不住院内的幽静和寂寞,推开了窗户,让庭内云气和月光,放了出来,诗人的心胸也一下子开阔了起来,思绪也随着奔涌的云气飞向了千里之外的远方。情感激昂,意气豪迈,流云走月,想象飞动,是诗人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又如“一声惊断人间梦,惹得千门万户开”(《咏雄鸡》)、“暗香浮动三千界,占尽人间万里春”(《红梅赞》)、“乘虹运笔天桥上,信步云中点万山”(《雨后黄山》)等句,都有一种俊迈之气和壮阔的景象,表现出了一种盛世的时代精神和追求高远的浪漫情怀。

    所谓洒脱之气:洒脱是种境界高远的胸襟,也是一种处世豁达的人生观。就是遇事要经得住,看得开,放得下。既经得起任重道远的人生重担,也要具有宠辱不惊的开阔胸怀,即孟子所说的“穷则独善一身,达则兼济天下”。进而敢担重任,退而别具幽怀。对人生的态度洒脱一些,旷达一些,物质要求要少一些,精神生活要丰富一些,对己要求标准要高一些,对人的心胸要大一些。这样才能活得轻松,过得快活。诗人说道:

人至无求品自清,烟云过眼似浮萍。

赏心唯有诗书画,闲把金樽对月明。

——《无题》

浪花淘尽英雄性,腹有诗书气纵横。

常效松梅清在骨,何须高下与人争。

——《无题偶得》

     诗中“人至无求品自清”的诗句,化自于清代的陈伯崖的一句诗:“人到无求品自高”,这是澹泊名利的至理名言,诗人顺手拈来,略改二字,更增加了诗的清雅之气。人品之高下清浊,是和贪与廉有着密切关系的。无贪欲之心,就是“无求”,以廉洁自守的人,说话自然硬气,故孔子说:“无欲则刚。”但无欲或者说无求,并不是说诗人没有任何追求,只是追求的东西不同罢了。诗人所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满足,他要在诗书画中追求一种高雅的情趣,他要摆脱的是低级趣味的追求,故心中充满着精神的愉悦,也就是要在精神上居高临下,不去与人在世俗名利上一争高下。这就是洒脱,一种精神上的洒脱,有了这种洒脱的胸襟和情怀,才能活得更自在、自由和潇洒。有了这样自由旷达的心态,才能“半间书舍伴云眠,竹柳回塘意自闲”(《村居秋意》),才能“寻诗今日到君家,水曲山幽石径斜。不必逢人询远近,闻香一路借黄花”(《答友人》),潇洒自由地去寻求生活中浓浓的诗意和悠然自得的乐趣。

     所谓清逸之气:“清”指高洁的品质,“逸”指飘逸的风姿。诗人有许多咏物诗,皆是借咏物以咏人。如一尘不染、清姿飘逸的水仙,有着“逸韵馨香”而不与桃李争艳的兰花,有着峻节情操而意态闲远的幽篁等:

借得幽兰一缕魂,凌波浮水见风神。

清姿处处飘仙气,道是无情也醉人。

——《水仙》

不和桃李比妖娆,花自芬芳叶自娇。

逸韵馨香惊百艳,幽兰楚楚领风骚。

——《咏兰》

几醉幽篁话碧鲜,万竿竦竦透清寒。

常将峻节量操节,虽不凌云意自闲。

——《咏竹》

     诗中借物拟人,若即若离,不粘不滞,形神俱备,虽为咏物,实是咏诗人所付予它们的清真、芬芳、高逸的品质,以抒发诗人自己的清逸之气。古人对诗人诗歌的评价,“清”是一种美好的境界,如“诗传谢脁清”、“清词丽句必为邻”等。其实,“清”也是人品的一种境界。“逸”是绘画中的一种境界,也是诗品中的高雅境界。李白的诗歌,尤其是绝句,就向有“逸品”之称。迅甫诗追李白,也受到李白清逸之气的影响,他的咏物诗也颇俱清逸之气。

     总之,刘迅甫的诗,以李白为代表的追求美好理想的理想派为近,富有盛唐绝句脱落凡俗、标举风神的理想主义色彩。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诗能从传统入手,融会贯通,从古典的意象出发,注入时代生活的气息,善于在现实生活中发现诗情画意,着意将美的东西展示给人看。用现代人的思想,现代人的情感,组成了一个个美妙的语言音节,从而找到了表达自我、抒发情感的空间。在他的诗中,没有故弄玄虚,没有娇柔造作,没有怨天尤人,没有牢骚满腹,更没有无病呻吟,能给人以芳香,给人以美感,给人以启迪和希望,读来使人超然,催人向上,令人振奋。

     现实是诗歌的生活基础,理想是诗歌飞翔的翅膀,没有理想的诗歌是飞不起来的,刘迅甫就是一个偏于理想主义的诗人。和谐盈盛世,“人间要好诗”,我们期待着刘迅甫有更好、更多的佳作问世,愿迅甫在现实生活的土壤中,让诗的根须扎得更深、更牢;在诗的理想天国中,飞得更高、更远。

 

注:葛景春: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杜甫研究会副会长、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