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从云蒙山征联说开去
文章来源:转载  作者:  上传时间:2010-07-24  浏览量:1355次

    云蒙山征联评审是由中联会主持的,很多联友心中有话不敢说,有些说说也非常委婉,当然也有些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本人对于一等奖作品本来持中立态度,但看到有的评委和网友过分拔高甚至把缺点当优点吹嘘,有些不满,所以就评联与规则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受到金瑞先生的攻击,因而引发了一场争吵。争吵过程除了对汗先生是正面说理外,我与金先生的话语都有不少偏离评联主题的,这也是争吵过程中常见的现象。过程是这样,但这一过程还是我的关于与评联有关的贴引发的。

     朋友劝我:人家是评委之一,又是中联会成员,能忍则忍,免得为自己惹麻烦。我没有听取。我以为,中联会评联对全国起着示范的作用,不宜持暧昧态度。中联会领导不少我都有过接触,像孟繁锦、常江、刘育新、余德泉、刘太品先生等,有的甚至是好友。凭我的感觉都是君子而非小人,不会因为意见相左而在以后的赛事中搞小动作。退一步讲,即使中联会小人得势,毕竟中联会不是政治局,并不一竿子能插到底并横及全国,再退一步讲即使中联会有政治局的影响力和权力,大不了以后不获奖罢了。获奖虽然有荣誉和利益,但荣誉这东西价值几何持续多久还很难说,利益嘛,也不可能解决温饱问题,过去几十年没有联赛没有获奖,不也活过来了吗?“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失去这样不值几何的荣誉和蝇头小利吗?

     所以,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中联会任何一位头头中伤我,我都会以牙还牙,绝不退让!对中联会有什么意见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患得患失!这就是我的基本态度。

    其次,说到规则,我在跟帖中阐明了自己的观点。简单重复一下:我想,既然是中联会制定的《通则》,而且据说是当前撰联和评联的准绳,就得维护其尊严。任何人没有权利破坏它。有人(据说也是评委之一,也是中联会成员)说《通则》是一张废纸。如果一般联友因不满而如此发泄,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真是评委之一的中联会成员的言论,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实在令人感到莫名其妙。有人引出古代不合格律的对联来否定《规则》,也是不可思议的。正如刘太品先生说的,《通则》无法限制古人,就像刑法不能判定古人三妻四妾为重婚罪一样。换言之,则古人有三妻四妾的现象也不能说今人如此也是合法的。前人虽有关于撰联的一些零星理论,但从来没有制定过什么《通则》,前人不讲规矩不能说后人便可以乱来。艺术形式是不断完美的,规则也是根据社会实践制定并且逐步完善的。如果说《通则》是一张废纸,那么不客气地说,讲究格律的联作就是一批废物,中联会就是一个垃圾站!

     我以为,撰联和评联目前必须遵守《通则》,否则联人无所适从,评联没有标准可衡。当然,意境特别好的联不是不能选,但对于违规处就像体育竞赛一样应当相应扣分。无法无天社会就会乱套。 

另外,有人借用鲁迅的比喻,说完美的苍蝇毕竟是苍蝇,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我觉得这算不得类比。苍蝇并不都完美,也有缺翅断腿的,战士也并不是都有缺点的,起码即使同样是战士,其缺点也有多少轻重之分。缺点比较少甚至接近完美的战士就没有吗?参加联赛,作品有优劣之分,评选作品,评委也有高下之别。但我认为,不是抄袭者,不是营私舞弊者,则都是战士,这里边并没有苍蝇! 

        第三、对于王丹先生的一等奖联,我在跟帖中已经发表了基本看法。这里还作些重复和补充。该联亮点是“天使将军镇版图。”我非常看重这一句。但这个亮点是否就如评委某些人说的好得不得了,好到天上去了呢?也未必。“将军镇版图”,如果那将军石是在版图上,自然无懈可击。但好像不是,好像相隔的距离还比较远。当然,文学的真实不等于生活的真实,不能机械理解,如果把版图看作双关,既指那个石头图形,也指中华国土,还是说得过去的。“天使”呢?如果是一块陨石就好了,但好像是地球本身的沉积岩或熔岩吧?况且上联讲到天上了,那么“地造、地毓、地出”等等是否可以考虑呢?祖国大地哺育了英雄,这也不俗吧?是否真的就别无选择了呢?  

      至于“集泰华恒衡未有之奇”,扬此抑彼则值得斟酌了。中国五岳,已经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云蒙虽美,客观地说还是不及五岳的,否则中国起码得有“六岳”之称了。不客观则读者不会认可,四大名山范围内的居民更不会认可。 

    但不管有多少缺陷,我认为“天使将军镇版图”确实属于妙句。与其说评委是从意境的角度考虑,对联令评委“眼睛一亮”,倒不如说这个句子令评委看重,令评委眼睛一亮。因为就意境来说,从我所看到的该赛对联中,意境相当的还有,甚至超过这意境的也不是没有。

      我之所以并不反对将此联评为一等奖,两个理由:一是中国历来有“法外开恩”一说,二是估计作者还比较年轻,前途无量。我比较热心为青年人修改、推荐文学作品。他们的作品发表了,我真的比自己的作品发表或获奖了更为激动和高兴。为什么?因为青年人发表一篇作品,说不定就为将来选择了一位文学家。

   总的感觉是:王丹先生才力极高,但功力还有待加强。我想,只要王力先生不是沉浸在获奖的欢乐之中或听了过头的奉承而不能自拔不能正视自己的话,他是已经或总会反思自己的,是不会辜负评委的苦心和联友的厚望的。但对于青年人,既不能棒杀,也不能捧杀。否则于楹联界和作者本人都是有害无益的。

第四、在评论过程中,出现了偏重于讲意境和偏重于讲格律的。网友们称之为“意境派”和“格律派”,我认为这命名并不十分妥当,因为纯意境派和纯格律派事实上是并不存在的。但为了简便起见,我还是愿意借用一下这个称谓。

    对此我有两个基本看法:1、意境派和格律派只是侧重点不同,没有高下之分,起码不是意境派高人一等,是通过了格律关而进一步提升了档次者。我也在联坛混了若干年,但比较而言,涉猎时间长、研究范围广、朋友数量多还在诗词那一块。很多诗友,刚入门是反对平水韵、主张破律的,认为平水韵和其他格律不利于他们才华的展示。甚至说用平水韵和讲究平仄对仗的人是“顽固保守”、“食古不化”、“平庸可笑”。。。。。。但几年过去,这些人往往也用平水韵、也讲究平仄对仗,甚至反过来说新的所谓改革派“无知无畏”。原来的所谓保守派除了极个别希望成为青年领袖者外,基本没有叛徒,而所谓改革派却基本都在背叛自己。为什么?因为随着对格律的纯熟运用,知识的增加,觉得不违律同样可以写出奇句妙句来。楹联界大体也如此。2、有网友认为意境派和格律派不是同一层面,就如鸡和鸭子,没有共同的语言。我以为并不见得。因为有一定基础的所谓格律派,对意境也是极为重视的。辩论过程中有人虽没明说,但实际上在把杜向明先生看作是格律派代表,甚至不乏讥讽嘲笑者。对于杜向明先生,我第一次看到这名字是在《中国楹联报》上,记得当时看的是他写的关于什么明清第一街征联的一个讽刺小品。后来这名字渐渐看得多了,但从未见过面,个人交往好像也只是他曾短信问候过我向我提供过一个信息,坦言之,我对杜向明先生处理问题的某些方式还是很不喜欢的。但是,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意境上的追求、所花的时间和精力,所取得的成绩,不说杜向明先生大大超过现在所谓意境派的很多人,起码决不逊色于这些人。嘲笑他是极不客观极不公正的。所以,格律派并非不重视意境,只要意境派不是属于那种无知无畏者,是可以相通可以对话可以形成共识的。

   简言之,只讲意境否定格律者,不是诗人、联家,顶多只能是散文作者;只讲究格律不重视意境者也不是诗人、联家,只能是诗匠、联匠。顾此失彼的都只能是低能儿。形式和意境能够完美统一起来者,才是真正的诗人、联家。 

    顺便提一下,其间也有人就格律技巧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比如借对、意对、逐字对等,我觉得“间”对“使”作借对是说得过去的。意对则不大理解持此说者所指的具体内容。如果说“泰化恒衡”对“英雄儿女”,把“泰华”看作临时编造的形容词,指健壮俊美,用来修饰“恒衡”,看作“泰华的恒衡”对“英雄的儿女”,偏正对偏正可通的话,但一是生造,二是华只能是华美的意思,华美的华只能是平声而不能是仄声。这一说是无法成立的。逐字对“泰华恒衡”可以,但下联“英雄”是一个词,总不能拆开来逐字对吧?

  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当然总认为是正确的,但是否真的如此,还请方家指正。

                                                                                                                    ( 编辑发布:学堂窝人)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