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徐启华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3-04-14  浏览量:5216次

徐启华

徐启华

 

作者简介


      1963年2月生于书香之家,祖籍河南,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学院。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结业。河南省书法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任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副院长。
 
作品展示

 
 
相关文章

 

    魄力雄健  气象清穆

——徐启华其人其书

李伟华

一、成长与历练

       与启华相知已三十年了。回想青年时代,像一枚苦涩的橄榄,让人回味的却是那淡淡的清香。那时我大学毕业在县上一所学校教书,启华在附近一家印刷厂做设计员。我们都还没成家,很清贫,一无所有。启华蜗居于一简陋的斗室,一个不大的书案,一张小木床,几本书法字帖和书法杂志,满地杂乱的堆着的书法作品,便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周日闲暇,我们时常相聚,随意闲谈,古往今来,天南地北的扯谈。有时几个朋友围绕在他的案头,看他染翰濡墨,轻松挥洒,我们沉浸在书法世界里,那么的轻松自在,那么温馨畅快,艺术便成了我们的一切。那确是我们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光。

    启华出生于书香之家,性格内向、文静、腼腆,七岁随父亲习字,遍临颜柳欧褚诸体,楷书写得严整刚劲,名誉乡里。启华的人生说不上多舛,但并不顺利。高中时期文理偏科,两次高考落第,使他心灰意懒。做过村官、建筑工人、印刷设计员,后来进入无锡轻工业学院学习艺术设计,毕业后先后做过杂志美术编辑、摄影师、广告设计师。东奔西走,为生计所累。然而,启华是一个外柔内刚的汉子,对艺术理想的追求,坚韧而执著。尤其是对书法这块令今人望而却步,让书家辛勤耕耘而未必有所收获的“非物质”田地,他恪守的格言是:无所畏惧!

2010年,已过不惑的他,毅然辞去待遇不错的大企业的工作,只身前往艺术家的聚集地北京,成了一名“北漂。从此走上献身书法艺术的文化苦旅。漂泊的日子,清贫而又孤独,但他觉得抽象至简的黑白艺术是他的最爱,“黑墨团中天地宽”(石涛语),这正是他要的生活。他说“我没有更高的祈求:只是想鉴证一下作为一个书者的生存意义和价值 ”(摘自徐启华新浪博客)。他在《我爱书法》中说:“书法给我带来了生存的勇气在我为遭遇坎坷和不公而感到迷茫时,是书法创作使我得以超然解脱,笑看人间百态;在生活拮据、艰难的日子里,咀嚼书法的营养使我挺起胸膛做人,内心感到格外充实;在物欲横流充满诱惑的尘世中,书法让我气定神闲,抱朴守真”。

三十多年来,不管工作多么繁忙,无论酷暑严冬,每天笔耕不辍,书法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他把别人打牌、喝茶的时间全都用到书法上。在他《感怀》中有这样的诗句:“更深卷寻古人博览群帖细细品孤灯参悟锥画沙残梦犹记屋漏痕经年不辍伏案苦常为愚钝泪沾襟。”记录了他的心路历程,读来感人至深。

 

二、师承与变法

  

书法作品透露出的气息、反映出的格调是鉴别作品优劣的根本,这就是师法。古人讲“取法乎上”,即要找到它的最高楷模。“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源头的东西气息古雅,格调上乘,后学者如能融会贯通,其作品自然高古。就行草书而言,源头就是“二王”。纵观隋、唐、宋、元、明、清,各个时期的优秀书家,无不学习其笔法,感受其气息,捕捉其神韵,化为己用,自成一家。启华正是从这条传统一路走来,从握笔习书之日始,几十年来历经“印泥”、“印水”的化蛹之苦,终于渐入佳境。

启华书艺求索之路,大致从分为五个阶段。一、少年时期(小学至中学阶段)。主要临习唐楷,对颜之雄强、柳之严整、虞之清媚、欧之险劲、褚之遒丽,若有所悟。这一时期的临池历练,奠定他的书法的坚实基础。二、青年前期(设计员至大学阶段)。接触到北宋诸家,对苏之超逸、黄之雄劲、米之豪爽、蔡之冲和,为之神往。尤对黄庭坚的放纵恣肆、苏东坡的奇崛潇洒,米芾的险绝跌宕,几近痴迷。遍临《松风阁》、《寒食帖》、《蜀素帖》诸帖,兼习扬州八怪郑板桥、金农诸体。这一时期的作品,笔力开张,奇崛恣肆,但有失单调狂怪。三、青年中期。远习《爨龙颜》、《爨宝子》、《汉石门颂》诸碑帖,近仿康有为、赵之谦,得魏碑“雄浑、朴茂”之气。这一时期书法创作,充溢雄强之气,但稍失荒疏、粗糙。四、青年后期。远法张芝、怀素、张旭、孙过庭,近学傅山,主攻王铎。2005年,启华拜在人称“活王铎”的书法大家李逸野门下,得恩师亲传口授,指点迷津,书艺大进。2007年入中国书协举办的研究班学习,得遇张旭光、胡抗美刘文华、张继等名家指导,强化了笔法、墨法、章法的应用与实践。这一时期,其作品深得王铎三昧。笔法精妙,出规入矩,张弛有度,流转自如,劲健洒脱,墨法淋漓痛快,章法更为丰富多变。书法评论家姜寿田先生评论他这一时期的作品:“取法王铎外,于苏东坡、赵之谦、康有为诸家也博涉取优,融《二爨》、康有为意趣为一冶,逸宕蕴籍,萧散简澹,于王铎风格外,又呈别调。”五、中年阶段。主宗二王,兼习高闲、杨维桢、谢无量等,对书法中的乱石铺街、天真烂漫的章法布局感悟较深。其书作亦从王铎的大起大落、狂涛巨澜中,复归平和宁静。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说:“太傅呕血以求中郎笔诀,逸少仿钟书胜于自运,子敬少时学右军代笔人书,可见万古名家,无不由积学酝酿而得。”

 

三、陶养与释放

 

自古书家首重陶养。清方熏云:“惟多书卷以发之,广闻见以廓之。”读书可以明古今事变,不狃狭见闻,自然胸次郎彻,笔墨灵秀,臻于妙境。1990年启华进入无锡轻院学习,大学图书馆丰富的资料,使他像一棵久旱逢雨的树苗,如饥似渴的啜取营养。一本金学智先生的《书法美学谈》,让他如获至宝。以此为向导,他研读了刘熙载的《艺概》羊欣《笔阵图》扬雄的《法言》许慎的《说文解字》蔡邕的《笔论》《九势》崔瑗的《草书势》、赵壹的《非草书》、包世臣的《艺舟双楫》和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等书法理论著作,对书法的笔法技术、书法的审美有了系统的认识。他走近美学,认识了王国维、朱光潜、宗白华、李泽厚等诸大家;他走近先贤老子、孔子、庄子,穿越时空,与他们心灵对话。参悟艺术人生大道之理。作为书法家,启华十分注重生活的积累,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有他的足迹,饱游饫看,留奇山异水之形象于眼底,贮风云变幻之气象胸中。遍访天下碑帖,手摹心记。读万卷书,洗利欲之尘,灭烟火之气;行万里路,受山川灵气,自然之道的启发,得到超拔,扩充力量,使艺术家人格得以升华,透射出人品的光芒。

书法的气韵根基于作者的人品人格。宋代晁补之云:“学书在法而其妙在人。”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说:“人品既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所谓神之又神,而能精焉。”而人格是靠修养的功夫。启华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以赤诚敦厚的精神品性,清逸平和的生活姿态,执着于书法之“道”。北漂之后,独居一隅,恬淡虚静,寂寞问道,默默埋头书海,醉心书案,书艺精进。其作品自在潇洒,渐入化境。究其原因,是他在孤独与寂寞中把自己沉潜起来,以境磨心,斋心静念,涤除俗心,罢却俗务,万虑消沉,解衣盘礴,使自己进入那种从心所欲的自由之境。

书法之外,启华对文学、美学、工艺设计、硬笔书法、绘画、摄影、诗词等方面都有较深的造诣。中学时期常有小说、诗歌等文学性作品见诸报端;他的艺术设计曾获得全国奖项;摄影作品多见于杂志书刊;他是最早的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理事,多幅作品入选参加日本展览;大学时代画国画,油画、水粉兼习;喜欢格律诗,有感而发,沉郁顿挫,感人肺腑。他的诸种综合修养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浸淫,远远超越了技法层级,这无疑是一种丰富的积淀。其深厚的文化修养,烂漫天真,狂而有度的性情,尽在其书法作品中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四、技与道

 

中国书法自魏晋以来便具有了独立审美意趣。书法的创作作为一门博大精深的艺术,不仅能使个体生命在超越表象,直抵心灵抒情达意,也可使作者“澄怀观道”,感悟宇宙生命的真谛。艺术家独立、自由的精神下的胸襟与超然,对自然、宇宙万物的一往情深,对人间爱恨情仇、苦乐忧思的怜悯与感悟,统统通过作者笔端流淌出来。魏晋以来的大家名流,或放浪形骸、或啸傲风月、或得意忘形、或痛苦忧愤,通过他们的作品,可以感受他们诗情的奔突、灵性的展现、个性的淋漓的宣泄。

启华常说,大家都看着书家作书,觉得有几分潇洒,却不知书非易事。庄子谓画家的创作须解衣盘礴,那是说到了精妙之处。其实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有一个有“技”到“道”的历练过程。启华喜欢庄子,尤喜欢庄子的《庖丁解牛》。启华认为,这是庄子诠释由技进乎道的故事,也是一切艺术由自在之境进入自由之境的必然之途。第一,技术阶段“所见无非牛者”,创作者与对象的关系是对立的。第二,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心与物的对立解消了。第三,“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说明他的手与心的距离解消了,技术对心的制约性解消了。于是,他的解牛成了无所束缚的精神游戏。他的精神由此而得到了由技术解放而来的自由感与充实感;这正是艺术创作的自在逍遥之境。

长期的书法实践中,启华在发现,一幅好的作品,往往都是在极其随意,自由不羁的状态下挥洒出来的。所以,古人云“书之微妙,道合自然”(李斯),“不由灵台,书乏神气”(张怀瓘),“无意于佳乃佳”(苏轼)。大抵都在揭示一条艺术创作的规律——“游”。 一个“游”字足抵万言。孔子云“游于艺”,庄子云“游乎尘垢之外”。“游”道出了艺术家“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自在状态,反映出艺术家精神能量释放的内在本质。艺术家的生命力、想象力、创造力、意志力,只有在“游”的时空状态中,才能得到充分的展示和最大限度的发挥。刻意的装饰、雕琢、做作,则只能是远离艺术的精神。通过“游”的精神,艺术家得到大自由,大解放,虚静为主体的艺术精神才能显现出来,心物两忘,物我而一。至于书法之笔墨,绘画之色彩,音乐之旋律,无非只是一种被借助的形式,无任何特殊意义,然而,通过“游”的艺术精神,则能赋予特殊的意义,从而演化为“有意味的生命形式”。 其作品从心灵里溢出,自然而然,犹如万物自生,月映万川。正所谓非游不能为艺,小游小境界,大游大境界,不游没境界。

 

五、风格与神韵

 

启华是一个心灵手敏的人,字写得淹雅疏放。观他的行书,不由得想起古人评画所说的“山川浑厚,草木华滋”,作品中弥漫着古雅的勃勃生机。墨之浓淡干湿,线条之长短粗细、疾徐枯润,点画之俯仰偃侧、大小动静,无象之象,自然列布于心中,心手相应,纵横有度,左右逢源,不觉笔下,妙趣天成。

启华书法主宗二王,同时又融入了魏碑的雄浑、王铎的劲健洒脱、钟繇的古雅、傅山、杨维桢的乱石铺街、谢无量的天真烂漫,呈现出一种现代与古典交融的审美意识,古典之风与书卷之气并运,点线之妙与灵动之感相融,清雅之意与和谐之美共生。用笔纯正流畅,讲求法度,结字拙中见巧,新颖、疏朗、大方,章法布局天真自然,处处体现出作者的匠心独运。其作品的笔法美、字法美和章法美浑然一体。出于二王,精神相似,结构却不相同,放在明清书家的优秀作品中毫不逊色,足相抗衡。具体说来,其作品风格神韵特征:一、魄力雄强。王羲之云: “书之妙道, 神采为上, 形质次之, 兼之者方可绍与古人。”启华宗二王,得中正之气,楷书小者高古纯朴,大者苍劲大度。行书摒却南帖柔媚之态,融魏碑雄强之力,得王铎豪纵之气,而自出抒机。笔力雄健,如锥画沙,力能扛鼎,透出阳刚之美。草书直追王铎、傅山,笔势连绵,奔腾跳跃,左突右冲,纵深盘桓。犹如长江大河,浩浩荡荡,其势不可遏止。无论是手卷还是条幅,都是飞腾跳掷,体势奇诡,纵横捭阖,酣畅淋漓。二、气象清穆。启华楷书多布局疏朗,笔力刚劲,气韵兼力,点画凝重,方圆互用,拙中见巧,自然天成,得北碑浑穆之气。行草得王铎墨法意趣,墨色的变化强烈,焦、润、枯、湿自成天趣,偶出“涨墨”,别开生面,用笔力厚思沉,筋摇脉聚,线条律动,仿佛是乐曲的重鼓重锤,铿锵有力。三、笔法跳跃。启华书法用笔淳厚、取法高古笔力沉雄,笔中锋,兼施侧媚,高超娴熟,不拘格式大小字迹镶嵌得趣,寥寥字,纵情挥毫,无拘无碍,让人一吐快垒,荡涤心扉。四、结体俊逸。章法茂密,结体宽博,字态俊美,通篇点线参差错落,浑然一体,平稳整饬中透出飘逸洒脱之气。五、点画峻厚。启华运笔沉实,多得北碑方笔之趣,点画自然,如高山坠石,崚嶒厚重。六、兴味酣足。启华作品精神飞动,骨力洞达,血肉丰满,用笔纵横奇崛,大气磅薄,神完气足,洒脱风流。七、意趣天真。近年来深得谢无量意旨,情趣嬗变,取法自然,粉黛无施。用笔率意,化方为圆,体态自如,柔中带刚。无豪纵恣肆之态,有清和飘逸之姿。浓纤中和,修短合度,文质辉映,阴阳氤氲,如清泉流溢平和简静,天真烂漫,深具中和平易之美。

 


六、作品集赏析

 

启华欲把他近年来的作品结集付梓,将样稿寄来示我,使我得以先睹为快。品味这批作品,感慨良多。我以为好的作品都具有十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具有一种挪移时空和缩短时空的穿透力,令观赏者读之心动,品之情生。艺术家的精神、品操、风度、韵致、胸襟,莫不跃然纸上,此中魅力非语言所能述,必心领神悟而得之。

启华这批作品有三方面的特征:一是代表性。它深刻反映了书法家近年来创作的高度和水平,集中的展示了书法家奋张的生命意志和审美理念,较为全面的展示了书法家的整体艺术风格,是一种较为成熟的艺术结晶。是近年来的代表作。二是完美性。这些作品就内容和形式看,都达到了比较完美的统一。这种统一包括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字内功和字外功的统一,法则和性情的统一。在创作中,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功力、学养、胆识、才情等融入笔端,所以,无论是笔法、结体,或是章法、墨法,都能处置恰当,既是小有失笔,亦瑕不掩瑜。这些作品是在书法家精力充沛,身心十分投入的状态下,一挥而就的,气韵生动是其显著地特点。其三是独特性。这些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色彩。书法家善于调动自己的全部修养与储蓄、才情与想象力,把自己鲜活的生命力、奇异的创造力、高超的表现力,用一种完美的形式将其固定下来,定格下来,这种创作具有不可重复性。

 

 

                                                      

                 李伟华:资深艺术评论家、鉴赏家,美学导师,市场营销与传媒策划人

                                                     2012年12月5日于抱月轩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