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刘迅甫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4-06-16  浏览量:2922次

 

                                                                                    刘迅甫

艺术简介:

                                                                                                                                                                           

刘迅甫:1961年10月生于河南沈丘字甘雨,号轩池,大学文化。自幼酷爱诗、书、画、印艺术。艺术作品先后数十次在国际、国内重大赛事中获殊誉,并多次在中国美术馆等国家级展馆及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加拿大等诸多国家展出。

著有诗集《屋檐雨》、《三月雪》、《八咏堂吟草》、《刘迅甫绝句精选》、《刘迅甫绝句三百首》、《农民工之歌》等。刘迅甫被国家相关部门授予“中国书画艺术成就家”、“中国当代百名优秀书法家”、“中国100位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等荣誉称号。曾荣获“中国跨世纪人才”证书、“首届全国百家文艺奖”和“中国第五届大众文学百花奖”、“中华当代诗词最高创作奖”、“中国当代文学艺术界杰出贡献”奖。有关事迹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农民日报》、《工人日报》、《文艺报》、《中国作家》、《魅力中国》、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专题报道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书画委员会委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学者、中国书画艺术院副院长、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院长。

 

评论文章:

                                                                                                                                                                                                              

拔奇领异  挥绰有声

——《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读后

周笃文

    这是一部令人手不忍释的诗集。它散发着泥土的浓香,洋溢着心灵的大美,展现着名士的风致,滚动着时代的强音,而又凸显着现代的诗艺元素。它的作者是吟坛生力军著名诗人——刘迅甫。迅甫出自草根,以惊人的天赋和刻苦的努力自学成才,兼通诗书绘画诸艺,有“中原才子”之目。他当过兵,经过商,做过公务员。最后于春秋鼎盛之年,毅然从人们羡慕的官位退下,谢却荣华,一心扑在诗书艺术上。数十年来曾在国内外重大赛事上,斩关夺将,累获大奖。现为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家学术委员会一级委员,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东方中国诗书画院院长。他的作品和事迹曾在《人民日报》、《农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及《中华诗词》等权威报刊上广为刊载。

迅甫的诗一如其人,潇洒大度,光昌亮丽。有自己的风格、个性化的语言以及与众不同的表现手法。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浓郁的乡情。迅甫生于河南沈丘。中州大地的乡野生活,是他生命血脉相连的脐带,也是他艺术之根。念兹在兹,总是牵动了他诗作的琴弦。如:

   

高寒月影藏冰魄,阅尽人间一半秋。

放眼乾坤无碍物,村居小隐胜于游。

                                  ——《中秋村居》

                    

碧水潺无计年,清风帆影落樽前。

村翁不问红尘事,白昼临池夜枕泉。

                                  ——《家  居》

           

清涟入目意先凉,竹翠花明映日光。

浅底鱼吞檐上柳,闲来小憩胜苏杭。

                               ——《乡村池塘拾兴》

小舍疏篱多雨露,满庭风月半池莲。

花开叶落随时节,万里征程一垄田。

                                    ——《村翁遣兴》

好一个“放眼乾坤无碍物,村居小隐胜于游。”小隐乡间,竟是这样得大自在,其光风霁月的襟怀是如此洒脱。人是需要自然来作育与救赎的,浮躁的心因此而得到淡定与升华。从迅甫的诗里我们似乎可以体味到山水田园诗在塑造人的精神世界之特殊作用。这也正是他一再深情怀念故乡的原因吧。如:

                     

依稀不见道羊肠,翠幕风帘绕曲廊。

漫洒天真吟妙句,老来一任发诗狂。

                                 ——《还 乡》

其《大枣树下忆童年》:

掀襟腆肚张罗网,笑语鞭声过短墙。

树下童年随处觅,犹闻一地枣流香。

顽童憨态,历历在目,可谓传神的素描精写。

               

烟雨濛濛锁一楼,西风卷起九江秋。

凭栏云水三千里,不解离乡半点愁。

                                 ——《异地乡思》

此诗作于江西九江烟水楼。但这西江妙景纵美,也不及故家茅屋稔熟与亲昵可心啊!

宏朗的气象是迅甫诗作又一显著特点。且看他的《黄河》:

           

九曲银泓天上落,回肠化作母亲河。

三门波涌千重浪,万古奔流一路歌。

作者把黄河比作从天而降的银河,它的九曲弯回象征着母亲对儿女的思念,浪涌千重,一路高歌奔流入海。意象是如此厚重而雄壮,不愧为“挥绰有声”的力作。又《天骧咏》:

龙眉紫眼悍剽身,逐电嘶风倍有神。

昂首奋蹄无倦意,狂奔万里骨千金。

作者笔下的天马逐电吼风、昂首奋蹄,狂奔万里,所向披靡,他在诗人心目中乃是中华雄杰之化身。身虽死而骏骨犹价重千金。这里暗用了燕昭王用千金买骏骨以招揽贤才的典故。流露出为天下惜才的深意,可谓寄慨良深。其《点燃主火炬》云:

举世神情注一身,天娇信步跨星辰。

熊熊圣火冲霄汉,四射光芒耀国魂。

圣火在夜空中攀升,作者用跨越星辰,光耀国魂以表之,将它做了诗意化的升华,便有想落天外的奇情与美感。其《天下第一剑——棠溪宝剑》云:

十里棠溪生紫烟,霜锋三尺透清寒。

身经百炼成精锐,出鞘铮铮刺破天。

用“紫烟”、“霜锋”描写出不同凡响的身份,藉以烘托出“出鞘铮铮刺破天”的凛凛威风与干霄的剑气。其《潇洒精神》云:

人生常笑对清秋,潇洒精神八咏楼。

泼墨尽彰山海气,挥毫一扫古今愁。

八咏楼是作者书斋名,此诗写自己创作心态,当其凝神挥洒时,满眼山海胜慨,一扫胸中磊落。此种旁若无人,神与物游的意气,令人想起了宋元君画师解衣磅礴目空四海的气派来。再如其《闲适》诗:

勾皲山水卷,点染雪梅屏。

邀月得佳句,听涛驭海龙。

端有一种戏弄造化,舍我其谁的劲头。这种宏大气象源于作者的学养、才情、气质与抱负。迅甫天赋既高,苟能日进月新,真未可限量也。

挚烈的爱心,则是迅甫诗作的又一特点。对国家命运的牵萦,对家人朋辈的挚爱,一直是诗人时刻在心的情愫。在南方雪灾、汶川大震中,他立即组织力量尽其所能进行支援,除了创作了大批书画义卖捐献,支援灾区外,还写出一批感人至深的诗作,如《记南方雪灾》:

           

银铸山峰雪立刀,冰封中断路千条。

神州十亿输温暖,春涌江南第一潮。

又《灾降汶川》:

           

大祸蓦然临汶川,山崩地裂势惊天。

           人人痛洒伤心泪,数万生灵葬九泉。

又《天兵救援》:

           飞降灾区十万兵,同心报国志成城。

           铁流席卷三千障,直捣阴曹救众生。

又《国之殇》:

           

龙隐云天泪暗弹,国旗下半日光寒。

悲鸣三界齐哀悼,举世同声哭汶川。

真是句句血泪、字字钻心的至情文字。面对空前灾难,作为铮铮铁汉的刘迅甫,仍不改其奇男本色,他的《祈福灾区》这样写道:

五洲四海动真情,大爱源源汇蜀中。

多难兴邦倾国力,共祈天府乐升平。

困难再大,也不坠其攀天辟地的青云之志。迅甫是有名的孝子,其《与娘荡秋千》云:

                   

霜飞两鬓已成翁,娘荡秋千儿攥绳。

犹记嗔娇怀抱里,天真依旧似顽童。

将一种赤子的爱心,天伦之乐演绎得何其真切感人,这不就是现代版的班衣娱亲图吗!

     现代意识的表现手法,是迅甫诗作的另一特点。迅甫是诗人,又是书画家。对艺术的感受和表现力特别敏锐,他敬畏传统文化,但决不因循守旧,而是不断探索新意与突破。我一直主张传统文脉必须继承。但继承不等于原样克隆,而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只有激活传统并开出新的意境,创造出能表现新时代、新情境的意象来,这样的艺术才可说找到了时代的定位。迅甫在这方面是有突破和发展的。如《香山秋意》:

闲趁金风独上楼,西山冷艳望中收。

寒霜燃就一林火,叶落霞飞好个秋。

前两句强调“独”与“冷”,是为了烘托后面的精彩出场:寒霜点燃了林火,这“火”是什么?原来就是飞舞的晚霞与红叶。构想之奇新,烘托之妙,可谓拔奇领异,别开生面,已造前人未到之境了,另一首《游庐山之道》:

匡庐锦绣挂仙梯,往事如烟莺乱啼。

翘首含鄱亭上望,千山涌动向诗移。

好一个“千山涌动向诗移”!用意识流的手法,把实象与幻象融为一体,以写胸中之感受。山的水中倒影,随着摆荡的波涛而摇动起来。于是撞击出这样惊人的奇句。他的另一首《说蛋》更是特别:

             

两仪太极见浑清,天地玄黄各主盟。

但破乾坤归一梦,从兹黑白不分明。

这是诗人对宇宙成毁的冥想之作。《易经·系辞》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指构成天地之元气,约略近似大爆炸中的暗物质吧。两仪指日月。中国古人以为天地开辟之初,清气为天,浊气为地。作者以为天地开辟,才有了玄黄清浊之差别。如果破却分开的乾坤而归于混沌的原始梦境,那就不再有黑白是非之争了。泯却是非、同异、物我之差,以息浮世之蛮逐纷争,大概是此诗的命意之所在。从命名到建构意象,都体现了“陌生感”的运用与意象派技法的营造。在当代古体诗词中,可谓独开异境,挥绰有声之力作。

总之,迅甫之诗不仅技艺精工,而且境界高奇,新机迭出,已取得令人刮目的成绩。持之以恒,日新而月异之,则大成可期。我们有理由期待迅甫不负天生之我,定会创作更多更好的佳作名篇,为繁荣红紫缤纷的诗国园圃做出更大的贡献。

                                      

     2011年元旦

                                       于影珠书屋呵冻书

                                                                                                                                                                                                                            

诗书合璧  相映成辉

中秋时节,迅甫来舍,携其即将付梓的《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行书卷》一册,厚厚的一沓,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细细阅来,我惊喜的发现,这是一部诗书合璧、相映成辉的作品,诗是刘迅甫的诗,书法是刘迅甫的书法。

迅甫出生、成长于中原大地。他当过兵、打过工、从过政,然而天性对文化艺术的酷爱使他最终远离了一切浮华。这部诗意纵横,翰墨淋漓的集子,就是其在艺术园地辛勤耕耘的成果。

迅甫绝句颇具唐人之风。构思精巧,见性明心;格调高雅,旷朗无尘;昂然向上,气啸风云。从不见无病呻吟,常有奇思妙想之句而发人深省,于平白晓畅、直抒胸臆中折射人文情怀,在当今诗坛颇有影响。

迅甫书法,取法豫人王铎,苍劲跳跃,布势连绵,章法有度,顾盼有姿。近年来,取法王铎的书家不少,但能真正走进王铎的艺术世界,洞悉王铎书法外在表现形式背后内在因素的却不多,能够取其所长、融会贯通,而形成自己艺术风格的则少之又甚,无疑刘迅甫属于后者。他是当代书坛一枝奇葩,之所以成绩斐然,与他博采众长、不为成法所拘有很大的。在书法之外,迅甫精诗词、善绘画、工篆刻。诗词的韵律使得他的书法弦弧交错、奇逸连环;绘画的素养使得他的书法情趣盎然、气势磅礴;篆刻之妙得使得他的书法藏巧于拙、率意天真。此卷行书创作,在汲取王铎书法的基础上大胆融入魏碑之特长,强调转折、提按,棱角分明,骨力充盈,以韵取胜,凸显着鲜明的个性与浓郁的金石气息。

纵观迅甫三百诗书,心法通流,戛玉鸣金;不拘绳墨,洒脱自然;气象浑穆,别具风神。充分表达了作品的内在含义,抒发了作者心中的豪迈之气,为我们展现了一曲珠联璧合的诗书乐章。

相信《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行书卷》的问世必将为诗坛吟友、书坛同道带来双重的审美感受!

时间匆匆、感之片言,是以为序。

周俊杰

辛卯初冬于挥云斋

周俊杰:著名书法家、诗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时代的强音 心灵的史诗

                   

李一信

 

我认识刘迅甫先生始于我到中华诗词学会工作。他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在中华诗词学会第三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又被选举为理事。我是读他的旧体诗词走进他的内心世界的。他的旧体诗词充盈着泥土芬香,是心灵迸发的火花,震响着时代的风雷,向人们展示着他的率真和抱负。他在《衡山放怀》中云:“尘海藏天佛气冲,云山万迭漫疏钟。斜阳带醉青衫客,敢向祝融添一峰。”祝融峰是湖南七十二峰之首峰。湖南是全国的诗词大省,有着“天下诗人半在湘”的美誉。迅甫“敢向祝融添一峰”,让我感受到他那种超然物外的天真与率气。我听说他写旧体诗也写新体诗,是一位“两栖”诗人。但我没有读过他的新体诗。前天,我从他手里接过他的诗报告《农民工之歌》,并获悉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农民工之歌》朗诵会暨研讨会,我便放下手头杂务,拜读了《农民工之歌》。掩卷后,我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的眼前倏然像诗歌长空升起一道彩虹,令我感奋不已,并且触发我许多思考。下边就是我在读《农民工之歌》时,随手记下的只鳞片羽。

一、诗报告《农民工之歌》是中华民族文学史长卷中的辉煌篇章,他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农民工史诗,是中国诗歌史上的里程碑。如同中国走出十年浩劫的阴影,文学迎来第二个春天,刘心武先生的小说《班主任》产生的时代效应,它成了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里程碑。毋庸讳言,是时代成就了《班主任》。在《班主任》问世后的许多同类作品中,艺术性和思想性不乏胜过《班主任》的佼佼者,但它们谁也不能取代《班主任》的历史地位。这就是文学作品时代性的残酷与魅力的所在。刘迅甫先生的《农民工之歌》也是这样的时代产儿。我相信,农民工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历史阶段阵痛的产物,它必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长卷中不可或缺的篇章载入史册。我相信,在今后的岁月里,《农民工之歌》的同类题材的作品会层出不穷地展现,但刘迅甫先生这篇记叙农民工的诗报告,会在中国的诗歌史上,永远闪耀着它的史诗光辉,体现着他的时代价值。

二、《农民工之歌》能产生震撼人心的效果绝不是偶然的。文学艺术,其实就是把人们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诗意化,使程序化了的、板结了的现实生活,重新以艺术的方式活泛起来,给人们以新的生活情趣和精神享受。刘迅甫先生在《农民工之歌》里所描写的场景,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一些事情,如:洗墙工、脚手架、留守儿童、春节还乡‥‥我们这些常人、包括普通的诗人,谁个没有见过呢?但为什么没有人能写出像诗报告这样优秀的作品呢?刘迅甫之所以能写出许多人欲言而不能诉诸笔端的优秀诗篇,简言之,一是依赖于他的文学修养;二是依赖于他多于常人的精微观察、敏锐捕捉;三是依赖于他对故土的热恋,依赖于他对父老乡亲的挚爱。这三者中其一、其二是外修的功夫,而其三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内功。迅甫是农村娃出身,童年是在乡村度过的。他打过工,当过兵,做过农村乡镇基层领导。他是从农村一路走来,而成为不断打造和摘取艺术明珠的佼佼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学是灵魂的历史,而诗歌则是灵魂的升华。有位文豪说过,诗是血的蒸汽。诗的旋律,就是灵魂的律动。“愈丰富地体味了人生的,愈能产生真实的诗篇”(艾青语)。我以为《农民工之歌》创作的成功,正是诗人深沉而丰富地体味了农民工人生的结果。它是以真情实感对农民工心灵历程的深沉倾诉,也是对自己心灵律动的真实记载。无情则无诗,无真情便无真诗。刘迅甫不忘生其养其的乡村,他以赤子的情怀,心系父老乡亲的生存与忧乐,才从心灵深处,迸发出《农民工之歌》这样的真诗、好诗。

三、刘迅甫先生是位“两栖”诗人。他写新体诗,也写旧体诗。他的旧体诗诗集《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被国家图书馆和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那是作者旧体诗的精萃之作,其中不乏精品和绝唱。如《九寨沟遣兴》、《过汨罗江》、《醉中秋》、《问观音》、《新春柳》、《衡山放怀》等,读后如饴在口令人回味无穷。《农民工之歌》是他新体诗的代表作。他的旧体诗和新体诗都有脍炙人口的篇什,这跟他的文学修养不无相关。他是一位醉心于中国文学艺术领域的跋涉者。我从朋友那里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刘迅甫和王素华结婚不久,妻子就在县医院检查出患有一种慢性顽症,于是,他凑了300元,带着妻子王素华到郑州一家大医院检查。当他们在郑州下火车后,路过一家新华书店时,他趁妻子小憩,便只身一头扎进书店,两个多小时才出来。原来他被一套精装本《唐诗一万首》迷上了。当他依依不舍的从书店出来,已是傍晚时分。天色已晚,只好和妻子先找一家旅馆住下,等明天再上医院。妻子知道他从书店迟迟出来的原因后,悄悄踅回那家书店,花去100多元,给他买回了那套《唐诗一万首》。他心疼妻子,责怪她不该把看病的钱买了书。善解人意的王素华柔婉地解释说:“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下次再来看也不碍事。”迅甫的眼睛湿润了。

这是有关刘迅甫学养的一段趣闻,也是一段爱情绝唱。

刘迅甫深厚的诗词造诣,正是缘于他对古典文学的酷爱,得益于新体诗和旧体诗的相互滋养。缺乏古典诗词的修养和底蕴,写出来的新体诗浮浅而无根底,就没有厚重的文化质感;缺乏新体诗那种心灵释放翱翔的自由,写出来的旧体诗也会缺失灵动的朝气与活力。这是刘迅甫的创作实践给我们的有益启示。我佩服“两栖”诗人,至诚地希望写新体诗的人能加强古典传统文化的修养,使新体诗深深扎根于民族文化的沃土,也希望写旧体诗的人能从新体诗里汲取营养,使旧体诗富有新时代的灵光与朝气。我期盼新体诗和旧体诗联袂共荣,共同为中华诗歌的大繁荣大发展做出贡献。

四、《农民工之歌》读来铿锵上口,这除了它具有真情实感外,我还以为这跟作者在每个章节都大体押韵不无关系。中国的传统诗歌,本来是讲究可吟、可诵、可唱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出现的新体诗,尽管是“舶来品”,但多数也还是吸纳了传统诗歌的长处。诗歌创作讲究大体押韵,这是古今中外受到人们喜爱的好传统,如外国的十四行诗和俳句,也都是讲究押韵的。押韵是诗歌发展史上的好传统,是不应该轻易丢失的,如同人有五官,缺其一或其一有残,虽然仍不失人的尊严,但他毕竟成了一个残障者,是令人同情而感到可惜的。我以为,完全摒弃韵律的诗歌,就如同一个人的五官出现瑕疵,虽然不一定会影响它在文苑争奇斗妍,但总是让人产生说不出的惆怅。押韵是诗歌与散文的区别之一。散文是不讲韵律的文章,而诗歌作为文学体裁的一种,它是通过有节奏、韵律的语言反映生活、抒发情感的,如同在竞技场上,各类运动项目都是各有其规则的,否则,田径运动会是无法举行的。把诗歌写作混同于其他文体,那就不是名副其实的诗歌。现在有许多写新体诗的年轻人,把押韵视为诗歌创作的“死敌”,而如敝履丢弃,这是很遗憾、很可惜的。

五、旧体诗创作跳不出老式的窠臼,新体诗创作无章可循,这是当前诗界一个很苦恼的问题。中华诗词学会和诗词界的有识之士,对旧体诗的创作,如何反映时代,如何反映改革开放的火热生活,如何反映各行各业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如何创作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精品力作,正在进行着各种的尝试与探索。新体诗的出路在哪里?许多诗人也都在探索。我读过《农民工之歌》后,联想到二十世纪读过的臧克家、艾青、郭小川、贺敬之等一大批优秀的当代诗人创作的新体诗,使我感到毛泽东同志倡导的,从旧体诗特别是长短句与现代民歌的嫁接中培植新体诗的可取性。诗歌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它是不受国界制约的,但它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它会放射出什么样的异彩,这跟它扎根于什么样的土壤,接受什么样的传承滋养,又是密不可分的。如同一种植物,生在江南便是桔,生在江北则是枳,这是环境和遗传使然。《农民工之歌》从形式到内容颇受读者的青睐,这是很发人深思的。我们从《农民工之歌》的创作实践中,不难看出毛泽东同志对新体诗创作主张的踪影,例如《农民工之歌》的《序曲》和诗中许多轻快而富有含蕴的句式,就是旧体诗词和现代民歌嫁接而成的新体式。

上述这些,是我阅读《农民工之歌》引发的一些思考,一孔之见,难免错谬,就算是读后感吧,我愿能够得到刘迅甫先生和学界同仁的批评。

(李一信:著名诗人、中华诗词学会顾问、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作家协会原秘书长)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