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王建勋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4-09-26  浏览量:2865次

王建勋

作者简介

                                                                                                                                                                

王建勋,字雄之,号清心斋、三近轩、定慧草堂。 1962年出生于河北定州,1980年入伍,空军北京某部干部,兼任中国红十字会文化发展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中国书画公益网执行总编辑。现为:中国红十字书画院执行院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北京艺术创作中心副主任,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副秘书长,北京世纪名人国际书画院院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高研班成员,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书法艺术委员。2008年9月,作品入选搭载神舟七号飞船上太空,并参加国内外巡展,系全国300位、全军20位入选艺术家之一。作品多被海内外名士收藏和汇集于册或刻石,其艺术传略被收入多部辞书、典籍中。近年来,其作品多次在保利、翰海等知名公司组织的拍卖会上成功拍出。出版有《王建勋书法篆刻艺术作品集》、《王建勋名人名家印谱精选》等。


 

推荐文章

                                                                                                                                                                                  “三近轩”书语    

王建勋

中国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先民的杰出创造。它通过独具魅力的汉字艺术形象,来表达书法家的思想和情感,在世界艺术大家庭中,独树一帜。中国书法艺术是世界艺术百花园里的奇葩,是中华民族先民在艺术审美领域的独特创造,是中国艺术中最具民族代表性的艺术。

书法乃“书以载道”的艺术,“由技入道”则需要扎实的笔墨功夫。书法乃无声之音乐,纸上之舞蹈,又乃诗意之线条。余时常感叹我国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和碑帖经典之浩如烟海,唯时时“心慕手追”,穷毕生之精力,加超凡之悟性,方能“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寓妙理以豪放之外”。 “道可道,非常道”,乃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

书法的形式语言像音乐,有如音乐家将抽象有限的音符通过具体无限的组合,来表达音乐家丰富的内在情感一样。而书法家则用笔墨点线的不断变化,来唤起欣赏者无穷的审美情趣和联想。孙过庭《书谱》有云:“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

不同的书体有不同的表现魅力。楷书给人以静穆、端庄,行书给人以流畅、优雅,隶书给人以舒展、率真,草书给人以洒脱、狂放、酣畅淋漓,篆书则给人以古意、浑厚苍茫、古拙凝重之金石气。技术精熟,运用得宜,书法可以“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孙过庭《书谱》)”。书法的神秘,除了真正的感悟、把握不易之外,更不容易找到高远的目标。书法是注重“本心”的艺术,它不仅仅是一种形象的表达、一种风格独特的表现形式,而是一种自我心灵的再现、一种情操和思维哲学的流露。

中国书法与汉字相伴而生,过去由实用而发展成为书法原生态艺术。而当今,书法逐渐远离实用,演变成为纯艺术行为。其艺术涵盖的不断扩大,无疑给书法家带来了巨大的创作空间,同时也摆明了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就是“发展中国独特的文化,接续中华文脉,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文化强国”。站在古人成就的艺术巅峰上放眼未来,融合多种现代的艺术气息和思维,将书卷气、金石气、古雅之气溶冶成一种新的内涵意蕴,建筑起一种新的心灵境界。任重而道远也。

书法创作中,追求高雅,避免俗气,多读诗书乃是不二法门,即:“腹有诗书气自华”也。

书法创作之关键在于用笔,元代赵松雪曰:“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清代吴熙载云:“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用笔包括笔法、笔力、笔意、笔势等等,用笔的核心不外乎“提、按、疾、徐”四字,有“提、按”方成节奏,有“疾、徐”方可出神采。提高用笔能力是提高书法水平的关键所在,同时也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

书法,拙则近古,巧则易俗,余以为弄巧易,守拙难,宁拙勿巧也。

 

“三近轩”印话

王建勋

习印之道,临古乃必修之课,需博览钟鼎盘铭金石文字,烂熟于心,方能入理。周亮工《印人传》“六书不能精义入神,而能驱刀如笔,吾不信也”。

初习篆刻,以秦汉印为宗,乃习印之基础。清代吴先声《敦好堂》:“印之宗汉也,如诗之宗唐,书之宗晋,学汉印者须得其精意所在”,清代巴慰祖《四香堂摹印·自序》“寻山之有昆仑,问水之有星宿海也”。即:须大量临古,求其精妙,“取法乎上”乃印宗秦汉,方能师古出新矣。

只有对周秦两汉金石文字的深入体味和精熟掌握,摄取其意趣,表现其神态,方能妙趣横生,古意盎然。纵观古今篆刻大家,均以秦汉印用功最深,否则乃“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赵孟頫、王冕是也,文彭、何震是也,丁敬、邓石如是也,吴昌硕、赵之谦是也,齐白石、邓散木亦是也。

 求艺,从师乃必由之路,以古为师入道,以今为师入心。求艺如此,习篆亦如此。余习篆之初,颇多走弯路,赴京城后乃遇名师亲授,方拨云见日,明心见性,始有所悟也。

治印与下棋同理,须谋势,须舍取。守之,固若金汤,攻之,狠准迅猛,胸有全局,输赢在此之间也。

刀法,乃篆刻家执刀、运刀之方法。主要包括:冲刀、切刀法,长刀、短刀及双刀法等。自古以来篆刻家对刀法的观点莫衷一是,有“多元论”、“使刀如笔论”、“二元论”、“纯技术论”等,甚至总结出刀法近二十种,可见刀法乃很难说清之事。余以为:刀法之妙,用刀如笔是也。要“有笔、有墨、有刀、有石”(赵之谦),是一种艺术手法。冲切结合,单双并重,乃前人之创举,余多为之。心手相应,则得其妙,乃大家之总结,余常求之。

读印如品茶,须观其色、察其形、断其产地,然后方细品其味甘苦、醇香,个中滋味,或心清气爽,或回味无穷。古人云:“印中有画,印中有诗,印中有哲理”。此乃境界也。

篆刻创作,应从古法、笔情、刀趣、新意方面着手。“领略古法出新意”,学“古”是手段,出“新”是目的。“新”,是篆刻艺术不断发展的生命力之所在。

篆刻,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绝不能只停留在创作技法上的满足,要努力追求艺术内涵的丰富,进而求得多层次、全方位的精神享受,力求“方寸之间,气象万千”,表现出多彩的艺术境界。   

境界,来自篆刻家的艺术修养,是艺术造诣的积淀,是篆刻家学养的升华。余常以此自勉之。

 


影像

                                                                                                                                                                   

   

与中国书协顾问王铎老师                                        与北京市书协主席林岫老师

 

书法作品

                                                                                                                                                                  

 

 

   

 

印章作品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