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立意要新巧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5-03-14  浏览量:1694次
 

创新,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国家发展的动力,也是诗词的生命。杜甫曾明确提出“诗清立意新”的主张。所谓新,主要指新鲜奇特巧妙,言前人之所未言,发前人之所未发,同时灵活生动,有超常思维,独特感悟,妙趣横生,乃至妙不可言。袁枚说,诗贵“翻陈出新”,写诗要立意新,构思新、思想新、取材新、语言新、表现技法新等等。这里主要讲立意构思要新,也就是内容上要创新,与时俱进,变化无穷。

苏东坡论写诗应该“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又说“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不趋。”即写诗一方面应不违反“法度”和“合道”,另一方面又要“反常”和“出新意”。写诗就应立意于“合情合理的不可能”,一是“合情合理的事”;二是“不可能的事”。要将这两种不同的事巧妙的结合起来。李白描写边塞的严寒:“燕山雪花大如席”,燕山“雪大如席”是“不可能的事”,但燕山雪天很寒冷是“合情合理的事”,正如鲁迅在《漫谈“漫画”》一文中说的:“燕山雪花大如席”是夸张,但燕山究竟有雪花,就含有一点诚实在里面,使我们立刻知道,燕山原来有这么冷。如果说广州雪花大如席,那就变成笑话了。

所以,立意新,就是要新到“反常合道”,“无理而妙”,“为着避免平凡,尽量在貌似不伦不类的事物中,找出相关的特征,从而把相隔最远的东西出人意料的组合在一起。”(黑格尔语)要在一首诗的整体构思方面立意新,确实较难,需要较多的智慧,较多的灵感,较多时间的酝酿,有“独特发现”。有一首写游武当磨针井的小诗:“人云真武悟玄机,井上吾今论是非。自古大材多小用,休磨铁杵绣花衣。”磨针井的故事,一说真武见老姥磨针而悟道,一说李白见老姥磨针而立志苦学,历来人云亦云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可是有谁反思过,将铁杵磨成绣花针就一定对吗?作者翻案了,要从头“论是非”了。古往今来,该有多少人一朝接一朝的“下功夫”,将“铁杵”磨成“针”了,将本来是可作栋梁的大材磨成绣花衣的“针”了!“大材小用”,这该是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对人才多么大的损失与浪费!它对于“铁杵”是摧残、是悲剧;而就“磨针者”来说,是一种历史性罪过!这就是该诗立意新巧的巨大时空张力!

当然,在立意新巧方面,还可以退一步,把精力转移到局部的构思上来。一首诗词,若能有一两句或一两个字出新意,让人读后心里一震,眼前一亮,也就算成功了。宋代张炎《词源》卷下中说:“一曲之中,安能句句高妙?只要拍搭衬副得去,于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功,不可轻易放过,读之使人击节可也。”刘庆霖的《春日述怀》中有句“枕过春山留梦迹,担回溪水有蛙声” ,担回溪水往缸里一倒,突然跳出青蛙,而且青蛙还叫了起来。这蛙声是春天的气息,是大自然的生机,包含诗人热爱原生态的大自然的浓浓之情。《童年生活剪影·冬天打背柴》中有句“捆星背月归来晚,踩响荒村犬吠声。”夜深人静时,“捆星背月”,打柴归来,脚步声惊动了荒村犬叫,全村之犬随声而吠,就像踩响了连环地雷。这些局部的立意构思,实属“独特发现”,极具新意,意新则理妙,使得全诗增添了浓浓的诗意。明代袁宏道说:“且夫天下之物,孤行则必不可无……虽欲废焉而不能。雷同则可以不有……则虽欲存焉而不能。”写诗只有创新变化,才有独立存在的价值。我们每写一首诗词,总得写出点新意思、新角度,即前人诗词里没有的东西,“能以陈言而发新意,才是大雅”(薛雪《一瓢诗话》最忌人云亦云。否则,在如今以亿计数的诗词海洋里,则“欲存焉而不能”了。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