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请扫二维码

刘迅甫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  上传时间:2013-03-12  浏览量:1750次




    个人简介



刘迅甫:字甘雨,号轩池,大学文化。河南沈丘人,自幼酷爱诗、书、画、印艺术。艺术作品先后数十次在国际、国内重大赛事中获殊誉,并多次在中国美术馆等国家级展馆及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加拿大等诸多国家展出。

刘迅甫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艺术院副院长、中国书画收藏协会副会长、中国传统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艺术产业促进会副理事长、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院长、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

 

著作及艺术传略



著有诗集《屋檐雨》、《三月雪》、《八咏堂吟草》、《刘迅甫绝句精选》、《刘迅甫绝句三百首》等。《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被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图书馆等国家图书藏馆永久珍藏。刘迅甫被国家相关部门授予“中国书画艺术成就家”、“中国当代百名优秀书法家”、“中国100位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等荣誉称号。曾荣获“中国跨世纪人才”证书、“首届全国百家文艺奖”和“中国第五届大众文学百花奖”、 “中国当代文学艺术界杰出贡献”奖。艺术传略分别载入《中国百名优秀诗书画家传记》、《中国书法年鉴》等多部大型专业书典。有关事迹曾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作家》、《文艺报》、《中华诗词》、《农民日报》、《魅力中国》、《走遍世界》、《河南诗人》、《中国和谐文化》、《大河文学》、等报刊杂志专题报导。

 

相关报道


       2011年9月16日上午,一场以农民工为主题的《农民工之歌》诗歌朗诵会暨研讨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长杨汝岱发来贺信表示祝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何建明,中国妇女联合会原副主席李宝光,中国作家协会原党组成员、中华诗词学会驻会名誉会长郑伯农,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国际诗人学会会长张同吾,中国作家集团党委副书记、《中国作家》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以及李栋恒、李文朝、周笃文、雷抒雁、张同吾、李小雨、何向阳、萧立军、石英、石祥、熊东遨、周燕婷、魏新河等文学艺术界知名人士。来自社会各界和全国各地的农民工代表共二百余人出席了会议。 

 

        作品展示


黄   

九曲银泓天上落,回肠化作母亲河。

三门波涌千重浪,万古奔流一路歌。

 

游龙潭大峡谷

云烟锁峡谷藏天,越上时空十亿年。

相伴龙腾偕虎跃,置身沧海话桑田。

 

雨后观虹

雨霁长虹挂碧穹,霞光尽染万重崧。

云中后羿显神武,直向蓝天张大弓。

 

九寨沟遣兴

天封云路碧萦纱,万道流泉九寨霞。

借得清风留一醉,不知尘世有浮华。

 

秋夜偶成

银光雨露泻秋晴,竹动清风石有声。

闭户一庭封月路,开窗千里放云行。

 

别过老城镇

无欲心清何所求,闲门罗雀正宜秋。

从兹不问沉浮事,溪水东篱梦亦幽。

 

中秋村居

高寒月影藏冰魄,阅尽人间一半秋。

放眼乾坤无碍物,村居小隐胜于游。

 

红梅赞

漫落琼花泻玉尘,凌寒不减半分神。

暗香浮动三千界,占尽人间万里春。

 

九曲溪品茗

九溪活水烹诗梦,半渚松烟海日融。

翠叶香腾盈玉盏,一壶天地引清风。

 

村居秋意

半间书舍翠云环,竹柳回塘意自闲。

佳色满篱凝玉露,采英何必见南山。

 

        相关文章


拔奇领异  挥绰有声

——《刘迅甫绝句三百首》读后

周笃文

    这是一部令人手不忍释的诗集。它散发着泥土的浓香,洋溢着心灵的大美,展现着名士的风致,滚动着时代的强音,而又凸显着现代的诗艺元素。它的作者是吟坛生力军著名诗人——刘迅甫。迅甫出自草根,以惊人的天赋和刻苦的努力自学成才,兼通诗书绘画诸艺,有“中原才子”之目。他当过兵,经过商,做过公务员。最后于春秋鼎盛之年,毅然从人们羡慕的官位退下,谢却荣华,一心扑在诗书艺术上。数十年来曾在国内外重大赛事上,斩关夺将,累获大奖。现为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家学术委员会一级委员,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东方中国诗书画院院长。他的作品和事迹曾在《人民日报》、《农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及《中华诗词》等权威报刊上广为刊载。

    迅甫的诗一如其人,潇洒大度,光昌亮丽。有自己的风格、个性化的语言以及与众不同的表现手法。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浓郁的乡情。迅甫生于河南沈丘。中州大地的乡野生活,是他生命血脉相连的脐带,也是他艺术之根。念兹在兹,总是牵动了他诗作的琴弦。如:

   

高寒月影藏冰魄,阅尽人间一半秋。

放眼乾坤无碍物,村居小隐胜于游。

                                  ——《中秋村居》

                    

碧水潺无计年,清风帆影落樽前。

村翁不问红尘事,白昼临池夜枕泉。

                                  ——《家  居》

           

清涟入目意先凉,竹翠花明映日光。

浅底鱼吞檐上柳,闲来小憩胜苏杭。

                               ——《乡村池塘拾兴》

小舍疏篱多雨露,满庭风月半池莲。

花开叶落随时节,万里征程一垄田。

                                    ——《村翁遣兴》

好一个“放眼乾坤无碍物,村居小隐胜于游。”小隐乡间,竟是这样得大自在,其光风霁月的襟怀是如此洒脱。人是需要自然来作育与救赎的,浮躁的心因此而得到淡定与升华。从迅甫的诗里我们似乎可以体味到山水田园诗在塑造人的精神世界之特殊作用。这也正是他一再深情怀念故乡的原因吧。如:

                     

依稀不见道羊肠,翠幕风帘绕曲廊。

漫洒天真吟妙句,老来一任发诗狂。

                                 ——《还 乡》

其《大枣树下忆童年》:

掀襟腆肚张罗网,笑语鞭声过短墙。

树下童年随处觅,犹闻一地枣流香。

顽童憨态,历历在目,可谓传神的素描精写。

               

烟雨濛濛锁一楼,西风卷起九江秋。

凭栏云水三千里,不解离乡半点愁。

                                 ——《异地乡思》

此诗作于江西九江烟水楼。但这西江妙景纵美,也不及故家茅屋稔熟与亲昵可心啊!

宏朗的气象是迅甫诗作又一显著特点。且看他的《黄河》:

           

九曲银泓天上落,回肠化作母亲河。

三门波涌千重浪,万古奔流一路歌。

作者把黄河比作从天而降的银河,它的九曲弯回象征着母亲对儿女的思念,浪涌千重,一路高歌奔流入海。意象是如此厚重而雄壮,不愧为“挥绰有声”的力作。又《天骧咏》:

龙眉紫眼悍剽身,逐电嘶风倍有神。

昂首奋蹄无倦意,狂奔万里骨千金。

作者笔下的天马逐电吼风、昂首奋蹄,狂奔万里,所向披靡,他在诗人心目中乃是中华雄杰之化身。身虽死而骏骨犹价重千金。这里暗用了燕昭王用千金买骏骨以招揽贤才的典故。流露出为天下惜才的深意,可谓寄慨良深。其《点燃主火炬》云:

举世神情注一身,天娇信步跨星辰。

熊熊圣火冲霄汉,四射光芒耀国魂。

圣火在夜空中攀升,作者用跨越星辰,光耀国魂以表之,将它做了诗意化的升华,便有想落天外的奇情与美感。其《天下第一剑——棠溪宝剑》云:

十里棠溪生紫烟,霜锋三尺透清寒。

身经百炼成精锐,出鞘铮铮刺破天。

用“紫烟”、“霜锋”描写出不同凡响的身份,藉以烘托出“出鞘铮铮刺破天”的凛凛威风与干霄的剑气。其《潇洒精神》云:

人生常笑对清秋,潇洒精神八咏楼。

泼墨尽彰山海气,挥毫一扫古今愁。

八咏楼是作者书斋名,此诗写自己创作心态,当其凝神挥洒时,满眼山海胜慨,一扫胸中磊落。此种旁若无人,神与物游的意气,令人想起了宋元君画师解衣磅礴目空四海的气派来。再如其《闲适》诗:

勾皲山水卷,点染雪梅屏。

邀月得佳句,听涛驭海龙。

端有一种戏弄造化,舍我其谁的劲头。这种宏大气象源于作者的学养、才情、气质与抱负。迅甫天赋既高,苟能日进月新,真未可限量也。

挚烈的爱心,则是迅甫诗作的又一特点。对国家命运的牵萦,对家人朋辈的挚爱,一直是诗人时刻在心的情愫。在南方雪灾、汶川大震中,他立即组织力量尽其所能进行支援,除了创作了大批书画义卖捐献,支援灾区外,还写出一批感人至深的诗作,如《记南方雪灾》:

           

银铸山峰雪立刀,冰封中断路千条。

神州十亿输温暖,春涌江南第一潮。

又《灾降汶川》:

           

大祸蓦然临汶川,山崩地裂势惊天。

           人人痛洒伤心泪,数万生灵葬九泉。

又《天兵救援》:

           飞降灾区十万兵,同心报国志成城。

           铁流席卷三千障,直捣阴曹救众生。

又《国之殇》:

           

龙隐云天泪暗弹,国旗下半日光寒。

悲鸣三界齐哀悼,举世同声哭汶川。

真是句句血泪、字字钻心的至情文字。面对空前灾难,作为铮铮铁汉的刘迅甫,仍不改其奇男本色,他的《祈福灾区》这样写道:

五洲四海动真情,大爱源源汇蜀中。

多难兴邦倾国力,共祈天府乐升平。

困难再大,也不坠其攀天辟地的青云之志。迅甫是有名的孝子,其《与娘荡秋千》云:

                   

霜飞两鬓已成翁,娘荡秋千儿攥绳。

犹记嗔娇怀抱里,天真依旧似顽童。

将一种赤子的爱心,天伦之乐演绎得何其真切感人,这不就是现代版的班衣娱亲图吗!

     现代意识的表现手法,是迅甫诗作的另一特点。迅甫是诗人,又是书画家。对艺术的感受和表现力特别敏锐,他敬畏传统文化,但决不因循守旧,而是不断探索新意与突破。我一直主张传统文脉必须继承。但继承不等于原样克隆,而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只有激活传统并开出新的意境,创造出能表现新时代、新情境的意象来,这样的艺术才可说找到了时代的定位。迅甫在这方面是有突破和发展的。如《香山秋意》:

闲趁金风独上楼,西山冷艳望中收。

寒霜燃就一林火,叶落霞飞好个秋。

前两句强调“独”与“冷”,是为了烘托后面的精彩出场:寒霜点燃了林火,这“火”是什么?原来就是飞舞的晚霞与红叶。构想之奇新,烘托之妙,可谓拔奇领异,别开生面,已造前人未到之境了,另一首《游庐山之道》:

匡庐锦绣挂仙梯,往事如烟莺乱啼。

翘首含鄱亭上望,千山涌动向诗移。

好一个“千山涌动向诗移”!用意识流的手法,把实象与幻象融为一体,以写胸中之感受。山的水中倒影,随着摆荡的波涛而摇动起来。于是撞击出这样惊人的奇句。他的另一首《说蛋》更是特别:

             

两仪太极见浑清,天地玄黄各主盟。

但破乾坤归一梦,从兹黑白不分明。

这是诗人对宇宙成毁的冥想之作。《易经·系辞》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指构成天地之元气,约略近似大爆炸中的暗物质吧。两仪指日月。中国古人以为天地开辟之初,清气为天,浊气为地。作者以为天地开辟,才有了玄黄清浊之差别。如果破却分开的乾坤而归于混沌的原始梦境,那就不再有黑白是非之争了。泯却是非、同异、物我之差,以息浮世之蛮逐纷争,大概是此诗的命意之所在。从命名到建构意象,都体现了“陌生感”的运用与意象派技法的营造。在当代古体诗词中,可谓独开异境,挥绰有声之力作。

总之,迅甫之诗不仅技艺精工,而且境界高奇,新机迭出,已取得令人刮目的成绩。持之以恒,日新而月异之,则大成可期。我们有理由期待迅甫不负天生之我,定会创作更多更好的佳作名篇,为繁荣红紫缤纷的诗国园圃做出更大的贡献。

                                      

                  2011年元旦

                                                                     于影珠书屋呵冻书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诗书画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4031号
主办单位:北京东方中国诗书画院  dfzhgshhy@126.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88号 邮编:100009 电话:086-010-8400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