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露白散文《八月十四的凉风与美月》
作者:露白
上传时间:2020-09-30 22:53:16
浏览量:782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癸巳年八月初三,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寒露,从物候上说,正是秋风送雁的季节,然而,因了无数的高吟浅唱,这一季节的诗意与美丽不减春日。

你会发现,眼前的时光就像一个捡拾彩贝的孩子,仍迷恋着夏的绚丽——梧桐的绿叶里,依然可见燕子颉颃的身影;而墙角的青藤下,一根鲜嫩的丝瓜在可摘未摘时另一根又悄然成形了。历书中“鸿雁来,玄鸟归”这些言之凿凿的文字,和“凉叶萧萧散雨声”等无数摹秋的诗句,尽失了依据。

更不像秋肃临天秋风卷地的是,天气只做做姿态,丝毫不在意漫长的夏暑后人们对秋爽的企盼。“从此金陵无酷暑,送春归后即迎秋”始终是一厢情愿。于是,空调依旧,汗水沦肌浃髓依旧。

但在中秋节前夕的八月十四日,蓦然,人们久盼久呼的凉风飒然而至了。

早晨五点余,太阳未出,尘嚣未起,云天简约、宁静、邈远。东邻那棵高大的梧桐,则一片朦胧,如一位睡眼未开的佳人。一窗的淡泊,一窗的清丽,一窗的水墨唯美,让人欲舍又探。

我不曾想二楼的阳台此时正是风的舞池,也不曾想她会突然给我一个豪爽的拥抱,让原来只求一览曙色东方才动的我格外地惊喜。

好风如水,这是给我肌肤若洗的第一感觉;天凉好个秋,念一句稼轩词,又如有一袭清凉婆娑心田;再品咂苏子那句“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直欲击节豪唱了。

我索性拉一个竹椅坐下,凭它拂发过耳,振衣入怀,且学金圣叹,曰:“不亦快哉!”

去年的夏末秋初,不似今年的溽热,薄暮时分,往往一场稍纵即逝的美雨,遂教天气清凉可人。一夕,我卧于竹榻,云影天籁里,消遣浮生半日的闲暇,且将涌至胸次的逸兴咀嚼成一首小诗:

天迥初晴后,风凉薄暮时。

阳台移竹榻,卧看白云驰。

两日后,适逢京华友人索诗,我惭愧没有像样的作品,惶恐之余就将此发给了他。第二天,也是傍晚,友人来电,从语言到机杼,一番谬赞。随后,他委婉地指出,拙作若不局限于摹写一己闲情,能心系苍生,情寄国是,必将跃上一个新的境界。这点我是认同的,也是自觉汗颜不敢示人的地方——我的诗缺少对社会的深邃观照,对民瘼的悱恻系念。一句话,无修齐治平的伟大理想,不脱应酬、应景、应命的庸俗,徒供遣怀而已。但是,人的追求与识见是多样的——杜甫许多忧国吊民的篇章,固然传诵千古,而他“微风燕子斜”、“两只黄鹂鸣翠柳”那些兴至笔随的短章,不也斑斓百代么?只是前者,我志在千里,力有不逮,后者也与圣手大师相差不止地球到月亮的距离。尽管如此,我仍说莫从文体问高卑,一曲“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不也是心灵的追求吗?剑气是精神的张扬,箫声是心灵的低语。

绕了一个圈,我想说的是,纵使日日生活在车声隆隆、人声嚣嚣的欲界,每个人内心何尝没有冲出尘网、遁入山林的渴望呢?若说这不现实,但仰观浮云卧沐凉风,总不是遥不可即吧?然而,也成奢望。往往,正当你斜睨一眼古柳新绿时,看看表,孩子要接送了;正当你欲驻足听一声黄鹂的啁啾时,手机响了,朋友催你去赴一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酒局。总之,人人碌碌,似一只被上帝的鞭子抽打得不曾停歇的陀螺,忙得身心两累,任凭明月泻肩,凉风拂面,燕剪春柳,蝉唱秋树,直至英雄老去,美人迟暮,何曾真正地一听一视,一赏一悦?

农历八月十四的下午,平常而又特别。自初二开始愈演愈烈的走亲访友以及变味的请客送礼大戏,至此方落下了帷幕。

妻从超市回来,手提鼓囊囊的购物袋,说了声“真累”,就进了厨房。我从楼上望了她一眼,欲返回书屋,继续浏览那册《品品文人》,不意,回眸长天,一轮明月不知是何时何人举将了起来。

我立时驻足。这月亮不可不赏!

在东方暮色轻笼的楼舍上,在东方广漠无垠的青天间,素月如玉盘新拭,作碧落独步,娟娟珊珊,幽婉沉静,煞是可爱。

这轮诗人的月、词客的月,自我们咿呀学语,解吟“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时,已经辉煌在我们生命的天空。提起她,无数芬芳的诗句纷至沓来,与此时汩汩的月波一齐流漾襟怀: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这是李白的把酒相问;

风磨露洗非常洁,地阔天高是处宜。

这是孔平仲的横笛独赏; 

地与楼台相上下,天随星斗共沉浮。

这是张绅的卧湖放歌。

这千年的美月我们是多么熟悉啊!然而,我一时又觉得她很陌生,仿佛是一位遥隔天涯、经年无讯的佳人。高楼华屋,是我们的追求,却让我们惬意生活的同时,也疏远了自然;一扇扇铁窗有效地阻止了窃贼的黑手,也成功地囚禁了凭窗一望的眼睛。纵使在户外,霓虹灯灿烂的光芒,烧烤刺鼻的气味,喧嚣不绝的市声,也都似饕餮一样吞噬了我们本来对自然脆弱的追求。

且, 观云赏月,妙在独处,但比照千年,检索当下,我们还有这种“独处”吗?

古人画角牙旗的城头,悲风回雪的大漠,衰柳寒鸦的古渡-----甚至一坳幽篁,一处江亭,一叶客船------无不是有月堪赏、有月堪诗的地方。然而,这一切皆随了千古诗人酣唱高歌的月亮,在盈耳聒噪、满目繁华的当下,远离我们去了,只留陌生的意象,一枚枚干枯的蝴蝶一般,凄美在我们偶尔翻阅的典章里。

苏轼曰:“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韶光易逝,良辰难再,如此凉风,岂可不享?如此美月,岂可不赏?可是,即便“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对月题诗有几人”呢?“莫辞达曙殷勤望”者又有几人呢?

写完该文,已是次日的深夜,再至户外,看寂寥秋霄,一轮踽踽,我不胜感慨:这轮曾徘徊在青莲居士舞影里的月亮,曾挂在戴叔伦柳湾上的月亮,曾令三十万征人一时回首的月亮,即使在中秋节这个倾城倾国都为之忙乎的夜晚,已缺少了追随与仰慕的眼睛。


2013年中秋节

特别声明:本文为中国诗书画网会员上传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中国诗书画网仅提供发布平台。

觉得不错,我要赞赏~
发表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赞赏记录
¥32(18次)
  • 露白
  • ¥1.00
  • 2020-03-26
  • 露白
  • ¥2.00
  • 2020-03-23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1
  • 游客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2.00
  • 2019-12-21
  • 贺芳林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6
  • 游客
  • ¥5.00
  • 2019-12-16
露白 特邀诗人
243作品 19相册 52粉丝
个人主页    关注
诗家热力榜
赞赏榜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