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白散文·三河镇漫步
作者:露白
上传时间:2021-01-31 15:11:57
浏览量:763
收藏
手机看文章

扫码手机看文章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是不少人的梦想。崇山使人坚毅,幽壑使人深邃,洪波使人激昂,细流使人缠绵……一个人的胸次,历经山水的陶冶,方能参悟天地,吞吐万象。


然而,一个古镇,一个古村落,因了承载着独特的区域文化或古老的农耕文明,抑或因了诞生或哺育一两个传奇的人物,则拥有与河岳山川不一样的风采和魅力。


五一小长假,受友人之邀,我游览了明珠一样镶嵌在巢湖之畔的三河镇。


虽然不在江南,但被誉为“皖中水乡”的三河镇,灰瓦白墙,小桥流水,竹影荷色,袅绕以薄烟微雨,水墨画儿一般,丝毫不逊于周庄与乌镇的神韵。


我们出合肥时,乌云油然而起。就在大家自检票口鱼贯而入时,雨便婆娑而至了。于是,烟雨迷蒙的古镇顷刻间开满了亮丽的伞花。


小巷幽幽婉婉,被岁月磨得润滑发亮的青石路上,水花旋开旋落。雨白烟紫中,依稀如见芒鞋竹杖的归人或屐齿苍苔的访客。两厢的人家,有在门口摆放了一些诸如羽毛扇、牛角梳之类的小物件的,有开一爿店卖点茶干、米酒、臭豆腐等特产的,个个淡定自若,门前匆匆的过往,与他们只是昨日的重复。


古巷深处,不少庭院年荒月久。几处从前的米店、珠宝行、当铺等,少了当年的车马喧嚣,多了今日的脚步匆遽。古色古香的柜台账桌、升斗笔砚,虽陈设如故,却沉寂终日了,尽管它们记载了无数的真实。老板和店伙计虽是蜡像人物,却栩栩如生,在照相机闪闪烁烁、贪婪四望的眼光中,引人浮想联翩。但最使我感兴趣的是几家店外的楹联。一米店外是:河通各地不妨细访行情;三餐攸关岂敢高抬物价。聊聊二十字,既宣示了店家的厚道,也道出了经营的秘笈 ;有一家卖扇子的店,门前的楹联则为:炎炎赤日挥之而去;凉凉秋风召之即来,言简意赅。再看店名,却是“周瑜羽扇”四字,堪称绝妙。仿佛五元一掷,明月入怀,仁风在握,风流儒雅,不啻公谨当年。另一家茶庄,其联曰“书能香我不须花;茶亦醉人何必酒。”脱尘出俗地雅致。似乎你携三五友人,聊借一隅,分盏漫饮,得似知堂老人所言,半日的闲暇,可抵十年的尘梦。


另有一联,在一处老宅的堂前,其气象之恢弘,令人仰止:送夕阳迎素月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衔远山吞长江其西南诸峰岭壑尤美。——夕阳春月反成叨陪末座的来客,远山巨川只是拱卫小镇的群星。试想,庭院有如此人物,真不俗也;三河镇得此风流,岂不足矣!


但三河镇还有更吸引人的。


淅淅沥沥的雨中,我们随着导游穿行于一条条逼仄的小巷。在古南街,有一个狭隘的小门,名曰“鹤庐”,两侧也有一联:虎帐挥缨手;云庐放鹤心。在檐雨溅落在雨伞上的叮咚声中,凝视了半天,不解其意,及登堂入室,方知此处是淮军将领、曾任四川总督的刘秉璋的纪念馆。馆内倒不像外门那么狭隘,但四壁只张悬了一些文字与图片的展板,实物并不多,唯刘氏的两首诗使人眼睛一亮。


一首是《阅兵松潘道中作》:


铃辕小队拥旌旗,嘉命恭承远视师。

马齿六旬吾老矣,羊肠九折命驱之。

层峦细入龙眠画,秀岭雄于太白诗。

匹练悬流三百里,匡庐瀑布未云奇。


该诗词工律细,意境开阔,气象雄伟,堪称大手笔;另一首《归田自述》:


元龙意气昔何如,荏苒光阴付子虚。

政绩不登循吏传,文章岂有茂陵书。

死犹腐草萤光点,生比寒花蝶梦苏。

壮不如人今老矣,片帆东去啖鲥鱼。


该诗用典贴切,意蕴丰赡,情真格高,直抒一片淡泊名利、归隐田园的襟怀。两诗读罢,心中敬意油然而生。关于他的介绍,有这样一些文字:“……少怀大志,文韬武略兼备……督蜀十年,勤政廉洁。”作为帝国末期体制内的高官,这已经难得,但最后一句更使其名垂千古:“……指挥过中国近代史上唯一一次反侵略胜仗——中法镇海战役。”


一段话,两首诗,让人顿悟门外的那副楹联是多么的贴切。但搜索一般的“清诗”选本,其诗却无辑录,可见刘氏的诗名于清人中并不显赫。即便如此,刘氏的诗艺也绝非当今诗坛上的一些动辄以“大师”、“圣手”、“词宗”自居或他封的人可望其项背;再者,试看今日衮衮诸公,品格气度,文稻武略,如刘氏者又有几人?


正一边想一边跟着感觉走, 突然前面有了拥堵,抬首方知是到了杨振宁先生的故居。故居内室保留着杨先生少年时住在这里的原貌,但前厅挂满了先生各个时期的照片和名人的题字。虽然于人头攒动中浮光掠影地看了一遍,对这位平凡院落走出的大师,已敬仰满怀。出门回望,诵读大门旁的楹联,甚觉佳妙:“难忘小桥流水唯梦寄他乡,能彻悟人间物理;依然赤子丹心知根留此处,继赢来海外声名。”正品咂处,复见先生故居一侧有一家叫“三味庄”的饭店,门外也悬了一联,读来饶有情趣。上句是赞先生,情真意切:一人巷竟出明星巨擘;下句是写自己,不亢不卑:三味庄照烹美味佳肴。一联即见店主不凡的襟怀。


 杨振宁先生以自己的成就为他的这位邻居、也为他的故乡带来了无限的荣耀。但小镇还诞生了一位非凡的人物——抗日名将孙立人。


孙将军1900年12月生于一个世代簪缨之家,二战时期获得的荣誉,在中国军人中鲜有匹敌,被誉为中国军神、东方隆美尔。他也是极少数获得英王颁发的不列颠帝国勋章的人之一。


将军的故居临河,有十余间,三进院落,青砖小瓦,属典型的徽派建筑。


初到将军故居时,很疑惑这一处竟然没毁于十年“HJ”。毕竟孙将军与杨先生不同,杨先生是民族的骄傲,孙将军却是国家的战犯。及看了介绍,方才明白,原来,现在的院落是当地政府六年前重建的。从这里也可看出,国人对历史的认识终于有了突破,虽然迟了一些。


孙将军早年考取清华学校(今清华大学)庚子赔款留美预科,九年后赴美留学,先入普渡大学,后又进弗吉尼亚军校。由于这种经历,西方的民主观念融入了他的骨髓,也影响了他的一生。战场上的孙将军勇不可挡,但官场上的他却饱受倾轧,堪说英才天忌。再后来,因被认为有威胁DC统治的言行,将军竟然遭受了软禁三十余年的惩罚。导游小姐虽是语调平淡的讲说,却让人听后不禁为之扼腕长叹。


历史已经远去,将军业已作古,但后人并不因一个或两个政治伟人的观点,而放弃崇敬一个对自己民族和国家有大功的英雄。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信也。


无论在科学上奋发有为的杨先生之崇文,还是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孙将军之尚武,以及刘氏的文武兼备,皆是对儒家积极入世之思想的践行,是对“士文化”的发扬。国无士则亡,“士文化”正是支撑我们这个民族千年延续的力量。此外,他们身上弥足珍贵的都还有一股热爱自由的精神。这一点,刘氏的《归田自述》原本就是他向往自然、求取心灵解放的告白;孙将军的遭遇,本质上也是自由与专制这两种思想斗争的结果;而时年82岁的杨先生牵手28岁的翁帆所引发的“地震”,撇开其他,但就事件本身,其实也是这种精神的张扬。


山,有仙则名;水,因龙而灵。三河镇诞生了刘秉璋、孙立人、杨振宁这些人物,也就拥有了千秋不减的荣耀。


揖别三河镇,已是午后一点。回首望去,霏霏烟雨中依旧人如潮涌。


特别声明:本文为中国诗书画网会员上传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中国诗书画网仅提供发布平台。

觉得不错,我要赞赏~
发表评论
发 表 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
赞赏记录
¥34(19次)
  • 游客
  • ¥2.00
  • 2021-02-13
  • 露白
  • ¥1.00
  • 2020-03-26
  • 露白
  • ¥2.00
  • 2020-03-23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2
  • 游客
  • ¥1.00
  • 2019-12-21
  • 游客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2.00
  • 2019-12-21
  • 贺芳林
  • ¥5.00
  • 2019-12-21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9
  • 游客
  • ¥1.00
  • 2019-12-16
您的赞赏就是最大的鼓励
选择金额:
其它金额:
支付方式:
备注说明:
请输入您要赞赏的金额,并点击“赞赏”,会跳转到支付页面。按提示操作即可完成赞赏。您的赞赏,中国诗书画网将收取30%用于诗书画文化艺术交流和平台运营,70%将用于支持作者的创作。如果您赞赏成功,但平台未显示赞赏记录的,请将付款页面截图发至:834719009@qq.com
赞赏
扫码支付
首页 投稿 推荐 我的